特斯拉再度陷入”至暗时刻”,能否翻身就看中国市场-非常在线

特斯拉再度陷入”至暗时刻”,能否翻身就看中国市场

昨日特斯拉再次进入”至暗时刻”,股价大跌引发舆论哗然,在7月25日开盘直接跌超12%,又在交易当天仍不断下挫。盘中股价一度跌幅达到14%,市值蒸发一度超过68亿美金(约合人民币468亿元)。创造了特斯拉今年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截止笔者发稿时,特斯拉在盘后跌幅仍超过了13.6%。

造成股价闪崩的原因很直接,特斯拉刚刚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特斯拉今年第二季度营收为63.5亿美元,营收进一步扩大,高于去年同期的40.02亿美元。2019Q2实现净亏损3.89亿美元。较去年二季度同期的7.43亿美元净亏损有所收窄,也较2019年第一季度的7.02亿美金净亏损继续收窄。

虽然特斯拉的营收继续增长,而且亏损有所收窄,但是这个迹象仍远远低于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因此在公布财报后,特斯拉股价在盘后交易中继续下跌。

特斯拉在财报公布的同时还表示,其最受欢迎的Model 3车型每周的产量达到了约7000辆,并计划在2019年底前每周生产1万辆Model 3。但与销售和服务相关的成本也在大幅上升,对盈利能力构成了压力。毛利率从一年前的15.5%降至14.5%。

除了远低于分析师预期的财报外,特斯拉还宣布了一件类似”乔纳森艾维离开苹果”般引发舆论哗然的重大人事变动。

特斯拉公布财报后还宣布,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CTO)JB·斯特劳贝尔(B Straubel),将辞去公司高管一职,转而担任公司高级顾问一职。

据悉,斯特劳贝尔在2003年加入特斯拉,在特斯拉担任CTO近16 年,被认为仅次于马斯克的”二号人物”。当时马斯克首次投资创办公司,由马丁·艾伯哈德和马克·塔彭宁创立,斯特劳贝尔和马斯克被认为是特斯拉的创始人之一。

来自外媒消息透露,斯特劳贝尔在离职特斯拉后将主要精力用于自己的初创公司上,这是一家神秘的材料回收初创公司,是斯特劳贝尔在几年前创立的,与特斯拉不存在任何关联。担任特斯拉的高级顾问并不是未来的主要工作。

同样作为灵魂人物,斯特劳贝尔突然离开特斯拉,和之前的乔纳森艾维突然离开苹果的事件,颇有一些微妙的相似之处。而不同的是,虽然苹果主要产品iPhone的份额已经处于下滑态势,但苹果长期富可敌国的财务处境完全不是现在的特斯拉能够望其项背的。

因此作为特斯拉的二号人物及灵魂人物,斯特劳贝尔的离职消息进一步加大了外界对特斯拉前景的担忧,也是引发股价闪崩的另一大重要原因。

其实我们回顾下来,让投资者备受煎熬的股价闪崩,对特斯拉来说似乎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今年1月20日的周五交易日,特斯拉股价下跌超13%,当时刚迈进2019年区区十几个交易日,就以13%的两位数跌幅创造了2019年以来最大跌幅,也是特斯拉自2010年上市以来的第七大跌幅。

很多人应该都记得去年引发巨大风波的特斯拉私有化事件,作为喜欢制造话题的明星CEO,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闹出了涉嫌证券欺诈的私有化风波,最终不得不让出董事长职位,期间马斯克抽大麻直播的恶俗画面还被不断传播,整个事件在很长一段时间给特斯拉形象蒙上阴影。就在去年9月28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指控马斯克涉嫌证券欺诈后,特斯拉股价随即就暴跌近14%!

特斯拉自2010年上市以来,股价日闪崩达到两位数跌幅的”至暗时刻”达到了十多次,这种糟糕状况似乎越来越常见。特斯拉在今年6月份的股价已经创造了自2014年起近五年来的新低,当时已经维持在200美元左右徘徊。

特斯拉看上去是一家技术实力和壁垒很高的高科技公司,行业地位很高。但同时在资金链角度来看,又是一家非常不稳定的公司。造车本身是一个资本/技术密集型和长产业链的生意。马斯克和硅谷创业模式赋予了特斯拉高度依赖融资烧钱的习惯,没有金融资本服务,就没有特斯拉。

特斯拉的财务状况长期被认为是非常混乱,生产延迟更是家常便饭,而且没有人知道马斯克在什么时候会说什么或做什么。这种不确定性使该股吸引了大量空头,同时这些问题也导致了特斯拉股价巨幅波动。

持续亏损,举债经营的特斯拉,在股价上涨时也常常成为被鼓吹做空的目标。

“很明显这不是一家汽车公司正常的估值,而是对其创始人马斯克的估值,他才是人们持有特斯拉股票的原因。一家亏损额达数十亿美元、依靠举债经营、公司账目可疑、高管不断离职、CEO说话不靠谱的公司,如果你不做空那你还要做空谁?特斯拉符合所有这些条件。”这是著名空头、尼克斯联合基金创始人吉姆·查诺斯在2017年11月对特斯拉的做空做出了上述评价。

当然盈利能力是投资者最看中的一块。特斯拉为了公司能盈利,在12年中已经消耗了109亿美元。2010年上市后仅仅是在2018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实现了短暂的季度盈利。其现在的市值基础构成大多应该由看好特斯拉行业地位的长期价值投资撑起来的。

近年来,较为平价的车型Model 3的交付量再创新高,而随之而来的是特斯拉在2019Q2汽车业务的毛利率达到了2018年以来的最低值,仅为18.9%.另一方面,特斯拉积压的订单也减少到了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

而特斯拉为提高利润率并实现盈利,此前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裁员、缩店等方式降低基础运营成本,同时调整产品定价,并放弃一些改版汽车型号。而在生产端,特斯拉也将继续技术布局实现更高自动化减少人工成本。

当然特斯拉要产生盈利,相对平价的Model 3销量上来以后拉低毛利率的矛盾在长期来看是难以解决的,但为了市场,目前仍然需要提升Model 3产能和销量。

特斯拉自创立以来一直长期受困于产能,因此我们常会看到大嘴的马斯克在新车型试产、量产、产量等时间点上不断给外界放鸽子的状况。

特斯拉产能和销量问题长期如何解决?马斯克早想好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特斯拉重金押宝中国市场的战略走的很正确。

特斯拉上海工厂将在今年年底投入生产,建厂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可以开工投产的速度确实让人惊讶,足以可见特斯拉急切需要中国工厂提供产能的窘境。而上海工厂能否为特斯拉年底前顺利投产?能否为周产万台Model 3的产能做出贡献?按特斯拉往常习惯性放鸽子的传统,结果还是有待观察。

来展望销量,据悉,马斯克已经放话要把中国打造成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不过,目前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情况并不乐观。去年,因关税变化、补贴紧缩、车市趋冷等宏观因素的影响,特斯拉在中国的营收仅为17.57亿美元,同比下降了15.4%。而与之相比的是,同时期的传统豪车品牌BBA等均实现了大幅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在宏观因素方面,一则业内人士的分析又给特斯拉泼了冷水:特斯拉的销量很可能存在提前透支的状况。因为新能源补贴政策并非中国市场独有,美国也有相关补贴政策。从今年第三季度开始,美国的新能源补贴也将再次降低。这意味着特斯拉的二季度其实透支了下半年的部分销量。

另外,随着特斯拉电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保有量累计增大,特斯拉在消费市场的负面事件发生的越来越多,包括动力电池自燃事件、自动驾驶事故、车辆交付一拖再拖、生产制造偷工减料、任意调价引发车主退车维权等等一系列负面不断出现。

让人遗憾的是,特斯拉面对一系列负面事件似乎并未足够尊重中国消费者, 比如早前的上海特斯拉自燃事件,在6月28日,特斯拉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关于上海车辆事故的声明》中回应称:特斯拉”通过对电池、软件、制造数据和车辆历史数据的大量深入调查”后,认为”没有发行系统缺陷”,并表示”初步判断该个别事故由位于车辆前部的单个电池模组故障引起”。回应还指出:”车内人员应有时间安全离开车辆。”

近年来围绕特斯拉的一系列负面事件和官方稍显傲慢的处理回应方式,不断拉低了国内消费市场对特斯拉的品牌和品质的期望,品牌形象已经遭到重创。

另外,特斯拉在中国市场还存在越来越多、越来越强的新能源汽车行业竞争者,特斯拉的行业地位受此影响在进一步被弱化。很显然,中国市场已经成了特斯拉翻身的关键,但情况并不乐观,特斯拉仍需要细细耕耘,切实尊重中国消费者,尊重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至于马斯克这次放话说今年三季度要实现扭亏为盈的目标,笔者看还是有点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特斯拉再度陷入”至暗时刻”,能否翻身就看中国市场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