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错品牌名!被刷废话太多,罗永浩直播首秀靠什么卖了1.1亿-非常在线

念错品牌名!被刷废话太多,罗永浩直播首秀靠什么卖了1.1亿

非常在线2020年4月2日消息   4月1日晚,罗永浩的直播首秀在抖音准时上线,并创下了抖音平台目前已知的最高带货纪录,整场直播持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

在罗永浩直播之前,互联网上悄然出现了个新词——“罗尸粉”,形容只看罗永浩直播但不买商品的粉丝。

但事实证明,罗永浩粉丝的购买力相当可以。因为复盘罗永浩昨晚的直播首秀,实在说不上好,如果不是罗永浩本身庞大的粉丝基础,能卖到1.1亿元,那可太难了。

在推销极米投影仪时,罗永浩直接说错品牌名称,念成了坚果投影仪,当场道歉并号称退场“休息”;推销推销钟薛高冰棍儿,连官方宣传文案都没念明白,以至于直播搭档解释了几分钟钟薛高冰棍儿的外形设计非常像瓦片;推销网易办公椅,让直播搭档演示向后躺,反复说万一摔了算工伤……

这种表现,在直播带货的主播里也算是独一份了,能下单买的确够朋友。面对罗永浩的这场直播,不少人都是抱着看老罗说相声的心态,但最终恹恹欲睡。直播到44分钟时,直播间被“废话太多”刷屏,罗永浩被助理短暂赶下了台。

与此同时,罗永浩的直播数据也被质疑有问题。有用户称,其在观看直播时,想要入手9.9元10支的“小米巨能写 中性笔”,但瞬间抢完,遗憾没有抢到。在抢的中间他有截图看销量,下架时的截图是售出2870单,下架自然是不能再下单购买了,但数据却一直在变化,过一会儿就显示已售5118单,最终这个数据显示变成了7万多单。如今在看老罗抖音商品橱窗已经没有这款产品,但已经下架不能购买了,数据却在不停增长,这该如何解释,是数据造假还是限制了某些地区不能购买?

真相大概只有罗永浩团队清楚了。此外,主播和路人买家是利益共同体,主播要保证消费者有“利”可图,也就是做到全网价格最低,才会有买家愿意下单,为主播的直播间贡献流量。

这点在淘宝主播李佳琦和薇娅竞争中就可见一斑,早先李佳琦在直播间推销百醇礼盒时看到评论说“薇娅那边卖的更便宜”立刻变脸,让买了的粉丝们立刻全部去退货,全部给差评。还有一次在直播兰蔻套装时,李佳琦的价格比薇娅贵了20元,于是李佳琦宣布自己直播间永久封杀兰蔻。

看似简单的价格战背后其实是主播间的人气之争,毕竟没有消费者会选择相同的产品买贵的。而这在罗永浩直播间也翻车了,其给出的价格根本不占优势,即使在直播中,老罗反复强调,直播中售出的商品与品牌签了协议,保证是“前三个月后三个月都买不到的价格”,但经过对比发现,除了少数商品外,大多数商品价格与其他渠道基本持平,有些甚至在第三方平台更低。现在搜索老罗你会发现有一种购物平台的标签叫“低过老罗”。

此外,每年电商节都被消费者诟病的“先调价再降价”套路,居然出现在了罗永浩的直播间。罗永浩当晚带货的搜狗AI录音笔S1,抖音商品橱窗显示:原价3999元,现价2698元,券后2448元。和原价相差1000多的价格区间,相信不少人都会心动,这也证明了老罗是能够拿到最低价的。

但真相却令人惊掉下巴,因为搜狗AI录音笔S1的原价就是2698元,还是在发布会上公开公布的售价。这种虚标原价,再以原价售出,给消费者以优惠错觉的套路,罗老师玩的真溜。

总体看下来,罗永浩的直播首秀很难用成功或者失败来形容,他的数据很好看,但被诟病的地方又太多。进入直播间的观众不全是罗粉,也不是傻子,直播中频繁出错,是对观众的不尊重,虚标价格以及涉嫌数据造假这种事,就有点把消费者当傻子的意思了。信任危机一旦产生,就不会轻易消除,第一场还有老粉撑着,以后呢?

或许真如品牌方所言,在罗永浩的这场直播中,相比带货量他们更关注曝光度,想得到用户的关注和反馈。但对罗永浩来说,既然选择了做电商直播,就逃不过基于“带货量”的检验,

一个不带货的主播,又何谈关注度与用户反馈。

如果下一场直播,罗永浩还不调整状态,1.1亿元的销售额或将成为绝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念错品牌名!被刷废话太多,罗永浩直播首秀靠什么卖了1.1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