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财报:短暂“盈利”惹众嘲

蘑菇街发新财报,有人看戏、有人嘲讽,冷言冷语铺天盖地,风光一时的“时尚电商第一股”何以沦落至此?

 

最新财报显示,2021财年第三财季,蘑菇街营收为1.465亿元,同比减少45.6%;归母净亏损3670万元,上年同期归母净亏损16.346亿元。不过,蘑菇街盈利了。本季度蘑菇街首次实现调整后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转正,为120万元。

在外界看来,蘑菇街单季度实现仅120万元的盈利,不值得一提。但对辗转导购、电商、直播的蘑菇街来说,盈利了就有希望。蘑菇街创始人、董事会主席、CEO陈琪感慨:“在十周年的历史时刻,我们实现了单季度的盈利,未来我们会更积极探索新的业务领域。”

短暂盈利了

电商是个好生意,蘑菇街却做不好。

人们经济条件越来越好,加上互联网的便利、物流体系的形成,国内电商规模保持增长态势。网络数据显示,中国移动电商市场交易从2013年的2679亿元,涨到2019年的67580亿元,而2020年额突破八万亿元,较2019年增长19.7%,保持增长趋势。

在此情景下,阿里、京东、拼多多吸收电商红利,营收、净利双收的时候,蘑菇街因假货问题、服务不到位、物流体系不完善等因素导致亏损。

财报数据显示,2017财年至2020财年,蘑菇街录得净亏损9.39亿元、5.58亿元、4.86亿元与22.236亿元。另外,2021财年前三财季,蘑菇街的净亏损为16.346亿元,毫不意外2021财年也将是亏损的一年。

或许是对电商业务有心无力,蘑菇街集中资源发展直播业务,佣金收入替代营销服务收入成为蘑菇街主要营收来源。

财报显示,2021财年第三季度,蘑菇街佣金收入为9918万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已升至67.7%;营销服务收入减至1743万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下降至11.9%。蘑菇街官方指出,主要是由于公司集中资源发展直播业务,并优化升级商城业务中的商家结构,导致长尾商家在营销服务上的支出减少。

另外,蘑菇街在整体营收下滑的情况下实现盈利,得益于运营效率提高,成本和费用得到控制。财报数据显示,2021财年第三季度蘑菇街主营业务成本为5096万元,同比减少了48.3%;期间费用中销售费用下降最为明显,报告期内蘑菇街销售费用为7654万元,同比减少63.4%。

单季度盈利了是好事,但单凭净利润来宣扬自身盈利能力强,就显得牵强。况且,单季度净利润120万是蘑菇街“缩衣减食”的结果,对头部电商来说是轻轻松松即可触及的门槛,差距如此之大,蘑菇街拿什么拼未来?

抓住直播电商!

近年来,李佳奇、薇娅等直播红人将直播电商推上风口,加上疫情影响直播电商在2020年迎来大爆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直播电商用户规模为3.88亿,在电商直播中购买过商品的用户已经占到整体电商直播用户的66.2%。

在直播电商蓬勃发展的背景下,蘑菇街重启了当年“暂停”的直播业务,而这一次蘑菇街运营重心在于培养直播电商主播。

在主播方面,2019年至今蘑菇街启动多轮招人计划,推出“双百计划”、“候鸟计划”、“星启计划”、“美力计划”,形成了完善的孵化主播制度,也提升了内容丰富度。

蘑菇街这些“造主播”计划万变不离其宗,蘑菇街为提供平台、流量、资源,甚至设立培训服务以及奖励机制,吸引优质主播、机构或供应链入驻,以期通过主播数量上的优势,在淘宝直播、抖音电商、快手电商手中,抢下一亩三分地。

不得不说,在主播主导直播电商发展的今天,蘑菇街的“主播计划”效果很明显。

蘑菇街曾透露,在2020年双11推出“美力计划-鲤跃行动”后,蘑菇街已培养超过10名中腰部千万主播,千万级主播数量增长275%。并且,蘑菇街签约主播小甜心直播成交额破亿,是淘宝、抖音、快手等流量巨头之后,第一家出现亿级主播的平台。

另外,蘑菇街的“主播效应”带动了直播业务GMV的增长。

财报数据显示,截止到2021财年第三季度末,蘑菇街直播GMV已连续20个季度保持增长,直播GMV在平台总GMV中的占比已稳步提升至80.28%。在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十二个月,蘑菇街直播业务的活跃购买用户数同比增长9.4%至350万。

让蘑菇街引以为傲的还有自主创新的“直播切片”模式。

简单来说,直播切片是一个截取视频的功能,商家、机构或者主播可以将直播中精彩、有趣、重要的直播内容截取成新的短视频,而后上传至”双微一抖”进行二次宣传和曝光,有利于增加商品曝光量,也为主播吸粉。

现阶段来看,蘑菇街押注直播电商收获颇丰,但投入和回报是否成正比还需打个问号。其通过精细化运营主播、优化直播体验,实现了直播业务GMV的增长,但直播电商的本质是卖货,产品质量、物流体系、售后服务的欠缺都是致命的。况且,在淘宝、抖音、快手面前,蘑菇街实在渺小。

颓势未改

常年亏损、用户流失、市值大跌,蘑菇街陷入艰难境地,追根溯源蘑菇街的“多变”是原罪。

蘑菇街崛起初期走的是内容导购的路线,爱美女性在蘑菇街上分享穿搭理念、互相交流穿搭心得,形成良好的社区导购氛围,看中的商品直接点击链接跳转到淘宝上购买。彼时,内容是蘑菇街独特的优势,但蘑菇街自己做电商后,这一优势便被掩盖了。

如果当初蘑菇街继续深耕时尚内容社区的话,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因为小红书早期的成长路径和蘑菇街相差无异,而现在小红书用户规模超3亿,月活超过1亿,蘑菇街活跃用户数量仅达到3000万级别。

蘑菇街做时尚内容电商被小红书拦截,做直播社区又遭淘宝、抖音、快手围堵。

即使蘑菇街直播2021财年前三季度GMV超百亿元、连续20个季度保持增长,但和淘宝直播、抖音电商、快手电商相比,仍显得单薄。网络公开数据显示,淘宝直播2020年全年GMV超4000亿元;快手电商2020年前三季度GMV达2041亿元;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超过5000亿元。

在直播电商基本被淘宝直播、抖音电商、快手电商三分天下的情况下,蘑菇街直播的发展空间有限,这时过度依赖直播忽视新业务布局,反而有可能加速其走向灭亡。不过,蘑菇街创始人、董事会主席、CEO陈琪公开表示:“未来还将利用蘑菇街过去十年所积累的各种优势,拓展出海电商、线下业态等领域,让公司面对新机遇之时,取得新突破。”

总而言之,虽然蘑菇街取得了单季度盈利但颓势未改。十年间,从导购、电商到直播社区,蘑菇街一直在求变也一直在倒退。未来,在激烈电商竞争中构建核心护城河,成为蘑菇街最棘手的挑战……

配图来自Canva可画,文/刘旷公众号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