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事件的加时赛 解除禁令是唯一目标-非常在线

中兴事件的加时赛 解除禁令是唯一目标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曾经表示:“大国间的竞争突出表现为其跨国公司在全球市场的角力。”

已经步入“加时赛”的中兴事件,无疑是中美两国在科技竞赛的真实写照。

中兴事件的加时赛 解除禁令是唯一目标

贸易战战休不止,科技战方兴未艾

在制造业的量上,中美早已经分出高下,美国出口、制造业以至GDP无可避免地被中国超过。此次美国三番五次挑起贸易战,反复无常的态度都无法使中国就范更说明问题。

现在的竞争已经转到质方面,重点乃科技发展。美方对未来的两国科技竞争早有警觉,并十分重视。不管是奥巴马政府时期推动的创新计划,还是如今特朗普政府时期发起的科技战,都试图压制中国不断增长的科技实力,以此保持世界技术领袖地位。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对中美科技竞争表示了自己的观点:“你永远无法只让一个国家主宰高科技行业。我的意思是你不可能主宰。也许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拥有一些优势,但如果我们确实有一个公平的竞争,其他人会赶上,这将使每个人都更具竞争力。除此之外,美国还在限制或禁止将高科技产品出售给中国。所以你不让我们从你那里买东西,你不让我们自己做,所以出路是什么呢?”

这番话很好地诠释了美国的贸易恐怖主义。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以“美国优先”为原则,在执法上体现为抛弃贸易公平,不遵守协议基本规则,动辄挥舞制裁大棒,是“贸易恐怖主义”的表现。

中国科技企业是美国重点关注的目标,处于漩涡中的中兴通讯,就已经面临“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这一方面是因为芯片等部分核心零部件受制于人,另一方面中兴遵守合规,正在和美方积极沟通解除制裁令。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全球化中的大企业,承载社会信仰、精神、希望

中兴关系到的不仅仅是8万人的就业,还会极大影响上下游相关企业。从中兴事件发酵至今,让无数人对中国科技事业深感关注。

这是因为,大企业很大程度上承载着社会信仰、精神和希望。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在《公司的概念》中热情洋溢地赞颂大企业在现代社会中的核心地位。他指出,“大型公司的工资水平决定了全国的工资水平,它们的工资条件和工作实践也成为了一种规范。”

中兴作为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的支柱型企业,有较强的科技研发能力、资本积累能力和自我发展能力,其现代化的生产管理和技术开发、专业化分工都已经趋于成熟。《逆流而上:中兴通讯在行业冬天中的崛起》一书中这样形容中兴:“这是一家温和又不失锋利的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它用自己的技术、效率和踏实的业绩赢得了同行的关注。尽管它仍然不那么知名,但它代表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多数企业的形象。”

改革开放以来,以中兴为首的大公司为中国培育中产阶层、促进社会和谐等方面尽到了应有的社会责任。近年来这些正积极转型为全球资源整合型企业,将全球化引入新的发展阶段。全球资源整合能力将成为强国参与全球化竞争的一个核心资本与商业能力。

这其中必然会遇到挫折和打压,好在局势总在曲折中推进。著名经济学家、全球战略家潘卡吉·盖马沃特认为,当今的保护主义潮流令人忧虑,但企业高管应记住两件事。首先,历史上,国际贸易和投资从未停滞太久,即便在贸易战中也如此。

其次,世界的全球化程度远低于大多数人的认知。在全球化的竞合过程中,已经迈出一步的中国企业已经开始与世界一流企业构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这也是中兴事件的价值体现。

对于中兴来说,解除禁令是当下唯一的目标,即使付出很大代价也要坦然面对。这两年科技圈流行“未来已来”的说法,5G时代逼近,对于好不容易登上国际舞台,能够和欧美企业一较高下的中国通信企业来说,时间真的太宝贵。

———————————————————

免责声明:

1.本文援引自互联网,旨在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2.本文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未对该内容进行证实,对其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中兴事件的加时赛 解除禁令是唯一目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