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非常在线

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

12月13日,小米集团组织部发内部邮件宣布了小米集团在国内和国际市场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这次调整最重要的看点,就是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川被任命为中国区总裁。在王川辖下的中国区内,销售与服务部被改组为销售一部、销售运营二部,全面负责中国区的手机、电视以及生态链产品销售运营。

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

一、小米频繁调整,只因形式严峻

玺哥留意到,实际上小米在9月13日已经做过一次较大的组织架构调整了,在那次调整中,小米成立了制定并督导集团发展战略的“集团参谋部”,被赋予“参谋长”重任的也是王川。这位被称为雷军“最信任”的干将,在雷军整个创业生涯中都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王川的上位,与小米当前严峻的形式有很大关系。

当前,小米集团目前面临的压力不小,既要解决国内市场业绩下滑的问题,也要直面国际市场上日益激烈的竞争。

1、国内市场下滑严重

2018年对于小米来说是喜忧参半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小米实现了港股上市,跻身全球科技股前三大IPO之列。在海外市场的发展上也取得了不错业绩,但在作为其大本营的国内市场,却面临着严重的下滑趋势。

根据IDC的权威数据,小米智能手机国内市场出货量在2018年第二季度出现了几乎0增长的窘况。而到了第三季度,小米不但没有扭转颓势,而且出货量还下滑了16%。这令行业人士普遍担忧小米是否会重新陷入到2016年的状况。

在产品方面,近期推出的小米8、小米MIX3等,都因为创新力不足、性价比方面也不够令人满意,而在消费者群体中备受批评。小米陷入下滑,友商对手们却在纷纷推出极具竞争力的产品。例如,华为、荣耀品牌的双核心策略在高端和中低端市场,都对对小米的市场空间进行了全面挤压。而vivo、OPPO则在全面屏旗舰机型、性价比型号上整体发力,第三季度在出货量上分别达到了2230万台和2100万台,将小米的1400万台出货量抛在了后面。

目前来看,在“华米欧维”这个国产阵营中,小米已经呈现出被华为、vivo、OPPO长期压制在最末一名的趋势。玺哥认为,对小米以及王川来说,接下来压倒一切、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守住国内市场这个大本营!

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

2、国际市场即将迎来增长瓶颈,竞争更趋激烈

过去一年中,小米尽管国内市场表现差强人意,但在海外市场的表现还是有亮点的。综合而言,小米第三季度全球市场的同比增长率还是达到了25%。尤其是在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上,小米的表现非常突出。2014年小米印度公司成立后,历经数年发展,小米已经成为印度市场上占有率最高的品牌,在2017年第四季度已经夺得印度出货量排名第一。

但问题在于,小米目前在印度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了26.8%,继续增长的空间已经有限。为了继续保持市场地位,小米必须空前增加渠道建设的投入。11月20日,小米方面向媒体表示,到2020年公司计划把在印度的零售店从目前的500家左右增加到5000家。从其透露出的计划来看,未来小米能够进一步发掘的潜在市场,都以三四线城镇、甚至农村地区为主。小米印度副总裁兼董事Manu Jain就坦言,小米未来营收的50%以上,都必须来自农村地区。农村市场是小米未来几年线下市场发展的主要方向。众所周知,这些“下沉市场”的开拓,所需要投入的资源是巨大的,而且拓展效果与以往的大城市市场不可同日而语,小米未来在印度的市场份额,恐怕很难再呈现出过去两年里的飞速增长势头了。

与此同时,印度手机市场也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竞争者的目光。国际巨头苹果、三星,国内厂商如华为、OPPO、vivo都在虎视眈眈。其中,三星在今年开始空前重视印度市场,并且学习中国厂商的互联网模式,首次推出了以Galaxy J系列为代表的中低端机型,第二季度甚至压倒小米夺得了印度市场份额第一,虽然在第四季度再次被小米反超,但双方的差距并不大。国内厂商中,vivo和OPPO今、明两年都计划在印度千元机市场发力,推出更多深受年轻群体欢迎的机型。而华为则拿出了在中国市场表现抢眼的荣耀品牌,并针对印度市场的特点大力加强线下零售渠道的建设。玺哥认为,小米明年在海外市场将会面临空前的竞争。

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

3、王川的使命:改进组织结构形态,提升效率

综合而言,小米如今在以印度为代表的新兴海外市场上,也将迎来增长瓶颈和激烈的竞争。肩负着重整国内市场、守住大本营重任的王川,压力将会更大!

小米这次架构重组不再按照不同产品线来进行组织构架划分,而是将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运营进行了区分。首先,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销售运营一部、销售运营二部,分别负责中国区手机和中国区电视、生态链等产品的销售运营工作。产品研发和生产或许由总部统一进行规划,而销售运营则根据区域划分为中国区和国际部。这些架构调整的目的就是为了提升效率。

玺哥留意到,小米集团组织部的任命邮件中明确说明,中国区的设立,就是要进一步加强中国市场的投入。在手机方面的策略是优化产品架构、稳定并优化高端旗舰机型的市场表现。在IoT业务方面,成立销售运营二部,并专责电视和生态链产品的销售运营,说明小米明年在IoT产品的业务将在集团内部得到更高的权重。

市场普遍认为,王川以联合创始人、集团高级副总裁的双重身份执掌中国区总裁,充分说明小米对国内市场空前的重视。那么,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国内市场目前的困境吗?

二、王川何许人?

在所谓“喝过小米粥”的小米8位联合创始人中,王川一直名气不太大。他被媒体广为谈论,还是在今年小米8青春版发布会前后开始的。当时市场留意到,一贯低调的王川竟然在这次“青春无敌”的品宣图中,站在了紧贴雷军身边的“C位”上。及至这次架构调整正式公布,王川在小米集团内至关重要的角色终于公诸于世。

这位“名气不太大”的王川,实际上长期都是雷军极为倚重的“重臣”+好兄弟。

1、雷军的好兄弟

王川,玺哥最早留意此人是因为他创办的“雷石点歌系统”,在2004年以前他凭此已经在国内KTV系统市场上席卷了4成以上的份额。他与雷军的相识相知,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后来雷军受求伯君之重托,返回金山帮助收拾残局时,他以“兄弟情谊”邀请王川帮助他共同参与金山管理体系的改善。事实证明王川的工作成效显著,让雷军提前完成了对求伯君的承诺,并得以脱身去创办自己后来的成名之作—-小米。

小米于2010年创立之初,其最早的联合创始人实际上只有7个,并没有王川什么事儿。此时的他,正在专心致志搞自己的“多看”。雷军在创立小米2年后,于2012年干脆将多看整体收购,并把王川也带进了团队,让他也成为小米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这才有了后来“喝小米粥”的8人组合。雷军对王川之重视,从此事即可见一斑。

反过来,王川对雷军也极为尊重。他在多个公开场合都毫不避讳地表达了维护雷军地位的意愿。雷军当然也投桃报李,也多次说过“不管王川做什么,我都支持”。

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

2、一手做大小米电视,王川成小米生态链第一功臣

2012年,王川领命进军智能电视领域。彼时,不少硬件厂家都看中了这个新市场,尤其是大名鼎鼎的乐视更是势在必得。玺哥还记得有一段时间里,乐视方面与王川关于电视盒子、电视机的性能和功能,以及双方在“生态化”建设上的路径选择,展开了激烈的论争。王川甚至嘲讽乐视并没有真的做成生态化,只是做到了“多元化”而已。

乐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式微,王川领军的小米电视成了大赢家。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里小米电视全球累计出货量超过了500万台。其中10月份单月出货量更是首次突破100万台大关,在第三季度的全球销量同比高达198.5%。可以说,正是在王川的带领下,小米电视从0开始,做到了如今行业内的佼佼者。

从小米盒子到小米电视,王川不但帮助雷军实现了互联网电视之梦,而且还一手促成了“小爱同学”的诞生,把AI加入到了小米电视。他还是小米创始人团队里唯一拥有硬件供应链经验以及广泛人脉的一个。整个小米生态的扩张和发展,都打着王川的印记。

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

三、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中国区当前困境吗?

被雷军寄予厚望的王川,此时接掌中国区总裁并不轻松。他面临着两大挑战:1、重建渠道、克服供应链障碍。2、应对荣耀、OV在IoT领域的竞争

1、当前的小米,缺乏渠道、供应链优势

王川一上任首先要解决的重点问题就是供应链。在经历了多次“饥饿营销”以几2016年的危机后,市场对小米最大的疑虑就来自于供应链。玺哥还记得,2016年因为供应链除了问题,小米手机全球出货量甚至同比下跌了36%。为了挽回局面,雷军不得不亲自挂帅去跑供应链厂商。

从今年小米IPO招股书公布的情况,玺哥初步估算了一下,2017年小米通过采购了关联企业133亿的产品和服务,这些关联企业大部分都是IoT品类生态链企业,关联方的贸易应收款年底余额仅为1.6亿,概略地倒推,可知生态链企业给予小米的应收账款周期天数,仅有4天左右。这说明为了维持IoT品类供应链的正常运转,小米在资金方面还是面临较大压力的。

王川上任后,无疑将会加大IoT生态业务的权重,目前小米生态链里已经有近百家硬件厂商,1600多个SKU。如果继续扩张生态链,企业数量、SKU数量必然还会进一步增加。小米供应链是否能得到保障,将是对王川的重大考验。

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

在渠道方面,小米为了挽回手机国内市场的颓势,必须加大线下渠道建设。与华为、尤其是OV等已经铺开线下网络的竞争对手相比,小米依托“小米之家”的渠道并没有优势,王川必须用好手里的资源,以合理的成本扩大渠道。以今年一季度小米之家总收入25.16亿元来计算,小米之家共300个门店平均所得到的单店年化收益只有区区3300万元。而且这个数据还是大量北上广深一线城市门店拉高所致,考虑到今后小米之家计划向二三线市场快速扩张,其门店的单店年化收益值必然会进一步被拉低。

雷军作为小米“新零售”样板展示的小米之家,看来其真实的经营效率并没有达到市场预期,也远没有达到雷军自己所期许的水平。新任的中国区总裁王川要加油了。

2、荣耀、OV纷纷布局IoT,王川的压力很大

这次架构调整中,王川负责的工作中有很大一块是IoT业务。实际上,IoT这块在第三季度已经实现了108亿元的营收,是仅次于手机的第二大业务。小米、乃至于王川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IoT业务的成败。

随着5G时代脚步的日益临近,小米的竞争对手们也都在积极布局IoT领域。例如,在手机出货量上已经多个季度超越小米的vivo,就推出了Jovi物联战略,试图给予联盟式的共有标准,与各大设备厂商实现共同控制、互联操作。目前Jovi已经接入了20多家主流品牌。

而华为方面更是把IoT放在未来发展战略的高度上加以重视。华为在2015年底开始动手布局IOT,并发布了HiLink连接协议,今年6月,华为发布了HiLink生态品牌——华为智选,8月,华为还发布了方舟计划。在11月8日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华为旗下荣耀总裁赵明做了题为《物联网:消费革命的黄金十年》的演讲,更是让业界深切体验到华为将把手机业务与IoT深度融合的决心。

还有,华为甚至在小米最引以为傲的互联网电视方面也即将有大动作。业界消息,华为很可能将在半年左右时间内,推出自家的智能电视,其操作系统有可能就是传闻中的“华为AI Window”。

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

总之,历经8年创业、已经完成了上市的小米集团,明年将迎来更大的挑战。国内市场的下滑、国际市场的增长瓶颈,都给新的中国区总裁王川肩上压了沉重的担子。他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对销售渠道、供应链的升级,也必须正面应对华为、OV等在IoT领域强烈竞争。

2019年对于小米来说将是一个关键节点,对王川这位雷军的“好兄弟”来说,更是一个一个关键年。王川新任,成则封王,败则落地。大家拭目以待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雷军的好兄弟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出当前中国区困境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