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媒体下岗到手机行业,这可能是2019年最悲哀的跳槽-非常在线

从媒体下岗到手机行业,这可能是2019年最悲哀的跳槽

ce0e364cca42182faf9acd6a0112e749.jpg

文/毛启盈

“我觉得未来20年,很可能是人们对手机依赖程度越来越低的20年。人工智能到来之后,在很多情况下,手机将不再被需要,手机可能退出历史舞台……”

在手机市场毫无建树的李彦宏,却给手机行业判了死刑。更具有悲剧色彩的是,一个TMT媒体人从来都没有听过的人,温洪喜,他奇迹般地接过锤子手机的股权。

那么温洪喜到底是谁呢?神通广大的自媒体,动用了一切搜索手段,也找不不到温洪喜的任何信息,只知道是罗永浩在新东方期间的同事。

温红喜也许不是最倒霉的人,也许人家不靠手机生活。而我熟悉的一个纸媒同行小李(人艰不拆,用化名),他所在的纸媒停刊了,在媒体行业摸爬滚打10多年之后,无奈进入了手机行业。在某二流手机企业做了PR。

小李在听了李彦宏的演讲后,犹如五雷轰顶。手机行业果真如此,那小李几年后就面临着再次失业了。

不仅李彦宏这样说,国产手机大佬荣耀总裁赵明在新年致辞指出,回望2018,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寒意凛然。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整体上都处于低迷不振的态势。存量竞争下,市场正以一种暴裂无声的方式进行洗牌,智能手机的下半场正在加速到来。

手机行业经历了10年的繁荣,步入下半场,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之说李彦宏不是最早,给出手机的寿命也过于漫长,20年。早在2017年6月,马云就放出豪言,手机将在5年内消失!

不仅是手机行业,在互联网的潮冲击下,一切逆历史而动的事务都将会退历史,早在100年前,达尔文就给出了自然界生存法则: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10年来,纸媒停刊的消息接连不断,或许有一些并非经营原因,但是多数都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就拿小李离开的停刊纸媒来说,就充满了悲情和无奈。

小李对白纸铅字,油墨气味有着浓厚的感情,尤其是对排版、签字这种工厂式的作业流程,充满了留恋。在一定程度上说,这是一份激情,一种精神食量。

事实上,纸媒走过了上千年历程,作为一种文化信息载体,纸媒在历史的文化长河中,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也到了谢幕的时候了。

既生瑜,何生亮。互联网新生事物的出现,无情地打破了这种千年不变的生产模式。互联网模式不仅能够很好地发挥信息传递的价值,而且经济环保,这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因而,互联网取代纸媒,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需要指出的是,互联网取代只是纸媒传播模式,而信息则是大同小异。甚至纸媒的内容更具有生命力。因此,有媒体人提出了“纸媒回归”的观点,但是从严格意义上说,仅是媒体内容价值回归,而不是纸媒回归。

所以,小李是回不去报社了。但是,如果小李选择互联网内容创业,仍然一个光明的前途。因为价格回归了。在经历了2018年自媒体整风之后,告别了互联网的泡沫与喧嚣。有望重回内容为王时代,媒体内容将进入正常的生存渠道,媒体人不再为标题和流量而烦恼,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像小李这样的传统媒体人,如果创作能力超群,2019年仍然会脱颖而出。

这里给出小李再回媒体做内容的理由:

1、入口改变网民生活习惯

10年前的2009年,中国3G牌照发放,智能手机一夜之间遍地开花普及,更为快捷、时效、互动的140字的微博,成为一线媒体人展现才华的舞台。因此,微博也是一种简易的互联网媒体。

由于3G取代2G网络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移动互联网受到网络速度制约,手机平台并没有百分百统治整个互联网。家庭宽带PC用户仍然占据一定的比例,在加上门户的位置推送影响,微博变成为一批大V占据话语权平台。

微博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媒体工具,除了解决传统媒体的新闻源问题,还有更为及时的自我纠错的能力,这让传统的媒体平台相形见绌。

在随后这10年时间内,传统媒体人受制于生产方式、监管体制以及商业模式,在市场中越来越陷入了被动。

5年之后的2013年12月份,4G牌照发放,可实现随时随地地链接,智能手机功能更加齐全,微博平台已不能满足人们生活的需要,以微信社交为主体的平台迅猛发展。风光了五年的微博,大V话语权逐渐旁落,以熟人为主体的微信社交平台,除了能够满足人们信息需求外,同时满足了人们的社交刚需。在微博和微信社交平台的冲击下,自媒体雨后春笋般地成长起来,不仅是传统媒体,就是2000年起来的门户也成为名副其实的配角。

急躁的媒体人,为了流量和实效性以及影响力,不得不沦为社交平台的忠实奴役。

流量和虚荣心以及商业利益驱使,导致了大V刷屏,贩卖恐惧、标题党,鱼龙混珠,导致了媒体人的日子更是江河日下。在最近的两年里,诸多老媒体人失去了方向。明明是优质的内容,而关注者寥寥无几,甚至作者要为优质内容推广买单,这是何等的悲凉。

而到了2019年,这种反常现象将逐渐得到纠正。其一、5G牌照今年发放,标志着依赖智能手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其二、随着监管不断完善,一大批劣质内容平台已被关闭;其三、在信息日益透明的环境中,网民的免疫力逐渐提高,标题党、贩卖恐惧、宣扬迷信的平台将没有市场。

这才是小李这样坚持原创,坚持新闻价值的媒体人的机会。

2、AI驱动媒体变革。

也许有人会说,今天AI泡沫越来越大,人工智能仍不靠谱。这里所谓的泡沫,一般是指在资本驱动下的AI概念炒作,媒体行业也存在泡沫,主要是以人工智能为幌子,利用大数据,窃取用户隐私,从而干一些违背社会道德的事情。譬如,某某平台会利用人性的弱点,推送大量的色情和暴力等不健康内容,赚取流量;譬如标题党,博眼球,制造虚假信息等。在2018年自媒体整风之后,一些大号已经被铡草除根。只要平台不作恶,这些污染社会的毒草很快就会被清理干净。随着互联网监管的完善,互联网贩卖流量再也没有市场,人工智能的推送会在人为干预下,内容会更加健康。

在AI的驱动下,像小李这样的媒体人,只是平台没有了,但是不会被时代淘汰,反而会活得更好。我们知道,10前年PC时代,互联网传播以位置推送为主,没有推送,即便是诺贝尔作家莫言的文章,未必有点击率。5年前,微信公众号时代,有粉丝就有流量,微博时代的僵尸粉在微信公众号时代却大行其道。配合刷流量工具,一批大V通过贩卖恐怖和心灵鸡汤,利用人们的善良,骗取毫无价值的10万+。这让新闻科班出身的媒体人,束手无策。

今后,大数据、人工智能自动匹配将成为主流。能够帮助媒体人撰稿的机器人。逐渐得以普及。凭借着机器人的聪明才智,洗稿毒瘤最终将会消除。在机器人的帮助下,小李原来要花费很长时间找第三方平台采访,查找数据和观点,现在无数家第三方数据机构对接,撰稿速度大大提升外,稿子质量将会发生质的变化。

3、Z世代崛起,今年就会产生新的社交泛娱乐平台取代微信。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互联网时代,五年一个轮回。

今天,参加第一代高考的人已退休。而第一代互联网人,也就是所谓的“千禧一代”(指生于1982-1995年之间的人),已成为互联网消费的过去式。而Z世代(指1995-2000年后出生的人)出生之后,第一部手机可能就是智能机,他们对高科技并不陌生,无论是社交还是生活,无时不刻都在线上,他们更加追求个性,并无偶像崇拜,追求自由平等,喜好也更加立体和丰富,更加容易接受泛娱乐化的信息模式。

在这种移动互联网消费时代,传统微博大V说教模式已过期,微信朋友圈熟悉人的生活秀,并不适应00后的互联网习惯,他们拥有更多的娱乐模式。

今年,5G牌照铁定发放,这标志着全球四分之一网民进入了5G时代,全世界都进入了万物互联的时代。也许是上天的特意安排,这个时间点也是微博进入10年之痒、微信进入5年之离,根据“五年一个轮回”的周期推断,新的社交泛娱乐平台会在今年取代微信平台,从而引领万物互联时代。短信在中国市场疯狂了10年,最终被微信取代;而微信被那个平台颠覆呢?一定不是子弹短信,而是更符合时代特点新物种。

这对于专著优质内容的媒体人来说,一批为年轻人写作的媒体人将会脱颖而出……当然,在媒体圈深耕10余年的小李,人脉广泛、资源丰富、经验丰富,因此更容易出类拔萃。

手机退出了历史舞台,续电时间更长,携带更加便捷的智能设备,就会取而代之。但是,文以载道,一万年也不会变化,这才是坚持内容创作、坚持梦想的媒体人机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从媒体下岗到手机行业,这可能是2019年最悲哀的跳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