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捷信冻医美、狂催收 或现金流吃紧?-非常在线

疫情下捷信冻医美、狂催收 或现金流吃紧?

来源:趣识财经

日前,一则有关捷信消费金融公司(以下简称“捷信”)冻结医美业务,大幅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

援引媒体报道,捷信医美分期业务于2月24日开始全线冻结,待疫情结束后解冻。有消息称,捷信具体暂停了医美、生美(生活美容)、家装分期等领域的放款。

此举背后,也折射出医美分期行业的生存现状。不止于此,疫情弥漫,线下消费市场失意颇多,而依靠线下起家,在中国布局超26.1万销售点的捷信,亦担重负。

重担之下,或有裁员。此前流出的捷信CEO内部信称,“有些同事将无法继续与捷信并肩前行”。另外,捷信实名员工在职场招聘平台透露“捷信离职率持续上升。”似乎都暗示着裁员涌动。

c62fb7c67998e9d87a71c5ffecd79843.jpeg

另一面,捷信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合规隐忧。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捷信不良贷款率分别为6.1%、6.9%、8.4%、8.2%,且普遍高于行业。

以2017年年末数据为例,捷信不良贷款率为3.83%。马上消费金融、锦程消费金融、中银消费金融与兴业消费金融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18%、2.72%、2.97%、2.11%。

与此同时,2016年至2018年,捷信现金贷平均实际年利率分别为42%、37%、31%。此前,持牌消金公司IRR口径下的贷款年化利率将至24%以下引起行业热议。

2019年10月,多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明确在定罪量刑时以单次实际年利率超过36%的非法放贷为基准。

《意见》指出,非法放贷行为人以介绍费、咨询费、管理费、逾期利息、违约金等名义和以从本金中预先扣除等方式收取利息的,相关数额在计算实际年利率时均应计入。可见的是,监管持续趋严,消费金融公司面临合规挑战,捷信亦如此。

利率难解,催收承压。截止2019年6月30日,捷信未偿还贷款余额211亿欧元。受疫情影响,部分借款人由于复工延时等因素出现还款问题,多名用户投诉捷信涉嫌暴力催收。

7696914ffb615532656c7b53d6ba4dc8.jpeg

“来电名称统一为‘捷信消费金融公司’,每天不厌其烦打电话。”用户汪女士表示。目前,捷信共涉及投诉量22064件,解决率仅47.72%,并有捷信高利贷、违法催收等投诉专题。

2月1日,五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其中第十四条指出,要合理调整逾期信用记录报送,对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人员、新型冠状肺炎确诊人员、隔离人员,以及因疫情防控需要隔离观察人员,经接入机构认定,相关逾期贷款可以不作逾期记录报送,已经报送的予以调整。

催收难解,ABS先行。1月7日,捷信2020年第一期个人消费贷款ABS产品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规模为25亿元。分析人士认为,捷信此举,或为缓解现金流吃紧。

犹记,捷信中途取消赴港上市之时,捷信内部人士回应,“公司资本充足,目前不需要通过上市来保持在各国市场的业务增长。”

有行业人士猜测,捷信中途取消上市或与监管趋严,不良贷款率、暴力催收等质疑颇多相关。此外,自2020年开年,捷信已三度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累计超16万元。

后记

冻医美,狂催收,大裁员,退上市,ABS发行,三度被执行,捷信种种,更加引人联想。巨头尚且如此,消费金融整场亦可见一斑。

事实上,捷信亦尝试转型。2月26日,捷信官微发布消息称,将加速全面转型,打造“线上+线下”的消费模式,通过发行ABS、发行金融债券、信托融资等方式拓展资金来源。

不过,疫情之下,消费金融的“消费”二字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此同时,“315”大考即将到来,或主攻线上,或发力AI,24家持牌消金机构都面临着考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疫情下捷信冻医美、狂催收 或现金流吃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