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全年总营收32.69亿元 映客能迎来“直播第二春”吗?-非常在线

2019全年总营收32.69亿元 映客能迎来“直播第二春”吗?

今年,由于疫情原因,直播行业进入二次爆发的阶段。疫情期间,许多人在家转行做起了直播,“直播睡觉”等话题也一度成为霸榜,成为各大主播的拿手好戏。此外,商业直播也迅速发展,“直播买车”、“直播卖房”纷纷出场,商业催生了更多的资本进入了直播行业。

近日,作为移动直播行业的开创者映客(03700.HK)发布了2019年全年财报。映客全年营收同比下滑,映客表示这是直播行业竞争加剧所致。

如今,直播行业早已经越过了早期的泛娱乐时期,转而进入了细分时期,映客引以为傲的秀场直播在一众细分领域的直播平台竞争下更显不足,以会员收费和打赏为主的收益也大为缩减。

面对激烈的直播行业市场竞争,映客也在积极布局,进一步扩大了研发和并购的费用,但是面对主营业务的失利,映客还能回到从前的辉煌吗?

2019年上半年出现首次亏损 研发开支同比上涨40.5%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映客全年总营收32.69亿元,同比下降15.3%;年内利润5278万元,经调整后净利润7146万元。但相比2018年全年总营收的38.606亿元,仍有15.3%的降幅。

2019年上半年,映客营收为14.86亿元,净亏损为2754.7万元,亏损是由于映客主营直播业务收入下降和新产品研发推广和并购支出居高不下,这也是映客首次出现亏损。2019年下半年公司营收17.83亿,同比增长13%,环比增长20%,扭转了亏损的局面,实现全年盈利。

2019年,映客毛利由2018年的13.054亿元同比下滑31.9%至8.895亿元;毛利率由2018年的33.8%下降至27.2%。

收入结构上,直播收入还是占据营收的主要部分,映客2019年直播收入为31.764亿元,网络广告收入为7240万元。直播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4.8%,这直接拖累了总营收。

成本结构上,映客增加对技术及产品研发的投资。研发开支由2018年2.355亿元同比上涨40.5%至2019年3.308亿元,研发投入增加近亿元。销售及推广开支也由2018年4.622亿元增加至2019年4.958亿元,主要原因是公司推广新产品所致。另外,在现金流方面,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现金及类现金总额共计29亿元。

用户方面,截至2019年12月31日,映客全年月平均活跃用户达2981万,较2018年月平均活跃用户2549万,同比增长17%。但是较斗鱼、陌陌这样的直播平台来说差距较大,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巅峰时期。

整体来看,虽然映客2019年财报保持了盈利,但是各项数据并没有多少亮点,从股价上来看也不尽人意,自发布财报后一路下跌,根据最新数据显示,映客股价为0,99港币每股,市值仅为20.07亿港元,距离其巅峰110亿港元市值已缩水近8成。从万丈高墙跌下,资本市场的看跌是有原因的。

映客97%的收入来自直播 营收结构单一导致用户粘性和抗风险能力弱

在斗鱼和虎牙形式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映客明显不能与其匹敌了,虽然曾经的映客占据了直播界的龙头地位,也曾号称“港股直播第一股”,但是时至今日,映客在直播上的竞争力已经大大下降。

其实除了细分领域的游戏直播公司外,泛直播类平台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下坡路,一个行业发展至后期,必然要进行垂直领域的细分,泛直播的映客已经丧失了对用户的吸引力。

艾媒咨询分析师在《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中认为,映客直播在维持与用户之间的粘性方面略显疲态,而且收入来源太单一,直播收入占比95%以上,使得映客的抗风险能力差。

从财报来看,2015年-2019年映客直播营收占总营收的94.6%、99.8%、99.4%、96.59%、97.16%。作为主要营收来源的映客直播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虽有所下降,但仍然是主要营收来源,同时,映客的广告收入和其他营收占不到总营收的5%,比例极低。

映客97%的收入来自直播,这使得平映客过于依赖直播业务,但是映客的活跃用户与同行业其它公司相比,却明显不足。映客全年月平均活跃用户达2981万,较2018年月平均活跃用户2549万,虽然确实有所增长,但是与虎牙、斗鱼等头部直播平台上亿的月活相比,逊色不少也不是一点两点。

以虎牙为例,2019年第四季度,虎牙的MAU(月活跃用户)1.50亿,相比2018年同期的1.17亿增长了28.8%。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用户增速,映客都与虎牙存在较大差距。

付费用户客单价越来越高 充值和打赏为主要形式的直播收益大为缩减

而在付费用户方面,根据过往各年付费用户数据来看,映客单位用户的客单价越来越高,但付费用户的月活却越来越低,2019年月活跃付费用户更是跌到了100万以下。从此前的数据来看,映客付费用户比例也不断下降。

映客曾依靠会员付费和打赏,捧起了一票网红主播,带起了直播行业的发展,但如今直播行业的生态已变,用户不再是傻傻的买单刷礼物,只观看不买单的用户大有人在,映客以充值和打赏为主要形式的收益大为缩减。

映客主打的秀场模式无法形成核心竞争力 被斗鱼、虎牙弯道超车

与虎牙、斗鱼相比,映客主打的秀场模式并没有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与用户没有保持高粘性。主打“颜值经济”的映客竞争力下降,靠“颜值”吸引大批用户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式,消费者回归理性,对“知识性”的消费欲望超过了为“颜值”消费的冲动。

尤其是其消费门槛抬高之后,逐渐不敌用户粘性更高的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平台,斗鱼、虎牙利用较为高频的游戏直播吸引用户观看,同时进入秀场直播领域,映客面对虎牙、斗鱼的进攻,渐渐落于下风。

押注泛娱乐、布局“互动娱乐+社交” 技术加持下映客能迎来直播行业的第二春吗?

面对直播业务受阻、用户粘性下降、平台用户流失等问题,映客开启了泛娱乐布局,围绕用户需求进行细化切分,挖掘新的市场机会,希望以此迎来“直播第二春”。

目前映客在“娱乐+社交”方面不断进军,以此来丰富完善自己的生态。2019年,映客在新产品研发方面投入加大,连续推出了多款围绕着短视频、社交等领域的新产品。包括主打95后的语音社交软件“不就”和“音泡”、面向老年人的“老柚直播”、二次元兴趣社区“StarStar”以及地图交友产品“22”等。

在娱乐领域,映客除核心APP映客直播外,进军了在线相亲、内容电商等新领域,推出对缘等音视频产品。其中,恋爱交友APP对缘表现良好,瞄准了“云相亲”这一块市场。在春节期间DAU暴涨300%,共促成二百余万场线上视频相亲,累计在线相亲时长近百万小时,活跃增长也超过了50%。可以说映客开始重塑了整个网络相亲产业。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自主研发之外,映客还积极展开并购,在社交领域,全资收购了Z世代兴趣社交产品积目APP,这款APP由于兴趣匹配精准,在年轻人中很受欢迎,被称之为微信、陌陌、探探之后的第四代社交神器,

此外,映客凭借自身的研发实力和营销资源,推动了积目APP完成技术底层架构及内容社区的全新升级,让这个创业层面的产品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而基于此产品的商业化的探索也开始进行。映客此举明显是想要补齐社交这方面的短板。

在自己主营业务直播方面,映客也做了很多突破和布局,映客秉持年轻态的特征,除了平台赛事《527年度盛典》《歌手的诞生》外,还自创直播厂牌——“映Live”,涵盖音乐、综艺、明星访谈、公益等领域,形成了更完整的节目矩阵。

此外,映客在直播科技上也不遗余力,积极投身5G产品研发,组建AI+创新研发团队,积极布局AI、MR、AR、VR等前沿技术。

这个时代,谁掌握了技术谁就掌握了未来,站在5G的风口上,直播一定会越来越丰富和刺激,5G普及之后,以5G为基底的异地同歌、隔屏斗舞、云端派对等线上玩法也一定会为映客的直播行业带来新的转机。

再者,如今的直播行业已经成为了各类APP的标配,并且这次疫情让更多人看到了直播行业的市场机遇,这给映客的直播业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挑战。

“全民直播”火爆的同时,直播平台赛道竞争也更加激烈。疫情期间,淘宝直播、京东直播、抖音、快手、虎牙、腾讯小程序等直播平台同台竞技,进一步稀释了直播行业的利润。目前直播的边界正在被不断扩展,映客面临的不只有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领域的竞争,还面临直播电商,直播授课、直播健身、吃播等带来的压力。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用户规模达5.04亿人,增长率为10.6%,预计2020年用户规模将达5.26亿人。目前,以多元内容为主的抖音和快手的直播业务已经占据了直播行业近一半的市场份额,留个映客直播的发展空间早已不多。

作为移动直播行业的开创者,映客的野心早已不止直播。尽管目前的直播业务面临重重挑战,但是不容忽视的是映客的泛娱乐布局已经开始。映客的新业务也算是小有成绩,但是能否平稳发展还有待商榷。

短期来看,映客忙于布局,却无法改变自身在直播业务发展的疲势,这也是资本市场不看好的原因,但是从长期来看,映客却很有可能成功开启直播行业的新业态。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2019全年总营收32.69亿元 映客能迎来“直播第二春”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