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Q4营收净利润双超市场预期,营收增速明显放缓成未来发展隐患-非常在线

美团Q4营收净利润双超市场预期,营收增速明显放缓成未来发展隐患

3月30日,美团点评(下文简称美团)公布了其2019年Q4及全年财报。从财报来看,不但四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双超市场预期,也实现了首个年度的盈利,可以说,美团交出了上市以来最好看的成绩单。

受财报刺激,美团31日开盘,强势扭转了近期因疫情呈现出的波动下跌态势,股价迅速升高,当日以93.65港元收盘,涨幅达6.42%,截至发稿报93.2港元。

图源:雪球

从财报来看,2019年,确实是美团成立十年以来最好的一年。不仅实现了三大业务的稳定增长,平台年度交易用户达4.5亿,且是有史以来首次录得正值经营溢利及经营现金流量。同时,市值也一度创下新高,成为仅次于阿里、腾讯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

一路狂奔至此,美团正享受着这段高光时刻。但我们也需要注意到,实际上美团也仍然存在着大大小小的一些挑战。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也给美团的业绩增长带来了巨大挑战。通过这份最新财报,我们可以对美团眼下的挑战和机遇做一些解读。

Q4营收、净利润双超预期 多项数据可圈可点

财报显示,美团Q4营收为281.5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2%,高于彭博一致预期的256.11亿元。同时,美团Q4的平台交易额也从201年同期的1380亿元增至1899亿元,主要是因为交易用户人数、购买频率等推动。四季度的变现率的提升,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数据显示,美团四季度的变现率为14.8%,相比较下,2018年同期则为14.3%。

从业务结构上来看,美团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分别是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以及新业务方面。第四季度,餐饮外卖业务的收入为157亿元,主要是由于交易金额的增加。具体来看,餐饮外卖日均交易笔数为2720万笔,同比增长36.7%;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44.8元,同比增长2.3%;餐饮外卖业务的变现率升至14.0%。餐饮外卖业务毛利28亿元,同比增长89.4%;毛利率由13.4%同比上升至 17.7%。

到店、酒店及旅游部分四季度的收入为64亿元,同比增长38.4%;新业务及其它部分的收入则为61亿元,同比增长44.8%,新业务也是三大业务中,增长最多的。从营收来看,外卖业务仍旧是美团收入的核心来源,占比达到了55.8%。

从净利润方面来看,Q4依旧延续着前两个季度的势头,继续实现盈利。财报数据显示,美团点评第四季度的盈利为人民币14.60亿元,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人民币34.14亿元实现扭亏,并元高于彭博预期的4.7亿元。四季度的毛利率润同比增长116.9%至97.18亿元,毛利率达到34.5%,高于上年同期的22.6%,也高于彭博一致预期的32.429%。

从业务上来划分,到家、酒店及旅游的毛利润最高,达56.42亿元,毛利率为88.8%,高于上年同期的86.8%;餐饮外卖业务的毛利润为人民币27.87亿元,毛利率达到17.7%,高于上年同期的13.4%;新业务毛利率继续创下新高,为21.2%,相比较下,上年同期为-23.3%。并且,在总体毛利润的贡献占比上,新业务的贡献也持续增长。

从2019年全年来看,总营收同比增长49.5%至652亿元人民币。毛利总额323亿元,同比增长114.0%;经营溢利由2018年的-111亿增长至27亿,经调整后净利润为47亿元。

聚焦到细分业务,餐饮外卖依旧是营收中最亮眼的部分,全年交易笔数达87亿笔,日均交易笔数约2400万笔,实现营收548亿,同比增长43.8%;到店、酒店及旅游去年收入达223亿元,同比增长40.6%;共享单车及网约车服务、B2B餐饮供应链服务和食杂零售服务等新业务及其他部分收入达204亿元,同比增长81.5%。

综上来看,不论是从第四季度还是2019年全年,美团三大业务均保持了稳定增长,平台年度交易用户达4.5亿,且是有史以来全年首次录得正值经营溢利及经营现金流量。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美团也正面临着营收急剧下滑、用户与商户数量增长瓶颈日益凸显、餐饮外卖的成本仍在不断高涨以及面临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更为激烈的竞争。

外卖业务仍是主要营收功臣 但毛利率水平偏低、销售成本走高并不是件好事

财报显示,2019年餐饮外卖板块同比增长43.78%至548.43亿元,占总营收的56.2%,仍是美团营收大头。但餐饮外卖的毛利率却并不乐观。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这一板块18.7%的毛利率比去年同期的13.8%上涨了4.9个百分点,但具体到每个季度,第四季度17.70%的毛利率较前两个季度的22.30%、19.50%有所下滑。

同时,在销售成本上,四季度这一业务占比达70.1%。与毛利率贡献最高的到店酒旅业务的3.9%的销售成本相比,形成巨大落差。而从全年来看,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相比去年增加35.7%,由329亿元增加至446亿元。可见,最能赚钱的外卖业务,花钱也是最多的。

而餐饮外卖的主要获利方式抽取商户佣金,据介绍,外卖佣金是由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三项资费组成,平台使用费和技术服务费整体占比仅有20%,而配送服务费占总佣金费用达80%,也就是说,通常佣金的八成用于支付骑手工资。这或许就是问题所在了,美团毛利率始终偏低与其配送体系的高昂成本不无关系。。

在2019年的各项支出中,美团餐饮外卖的骑手成本比重是最高的,占到了总开支的40%。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美团支付骑手的费用分别为51.4亿、183.2亿、305.2亿,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上涨34.47%至410.4亿元。

此外,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分析指出,餐饮外卖本就属于毛利率较低的行业,提升空间并不大。这意味着盲目提高佣金费率,也并不见的会有多大的效果。实际上,美团来自佣金的收入占比正在不断降低,已经从2017年的82.6%、2018年的72.1%下降到2019年的67.2%。这对于当前餐饮外卖业务依旧在美团的整体生态中发挥着举足轻重作用的局面来讲,并不是件好事。

营收增幅处于下行通道 用户和商家红利日趋见顶的背后或将承压

虽然财报显示,美团第四季度的营收超出了市场预期,但与过去几个季度对比来看,营收增幅仍处于下行通道。数据显示,Q4营收增速为42.2%,在此之前的前四个季度的增速分别为89%、97.2%、70.1%、50.6%以及44.1%。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连接4.5亿用户和620万商家的平台,美团的价值与天花板都日渐明晰。曾经美团通过收割一大波用户和商家红利,拉开了与竞争对手饿了么的差距,但如今用户和商家数量增长瓶颈正在日益凸显,这或许也是横亘在美团面前不容忽视的一个难题。

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2月31日,美团近十二个月的交易用户为4.5亿,用户同比增速为12.5%,进一步创新低,而2018年Q3这一数字为30.3%。再来看其他电商巨头的活跃用户数:拼多多年度活跃买家为5.582亿,同比增长40%;阿里巴巴同期年度活跃买家高达7.1亿,同比增速仍为11.8%;而京东年度活跃买家为3.6亿。这样看来,美团的用户增速并不强劲,略显疲软。虽然他们之间的赛道不同,目标人群也有区分,但美团不得不接受用户增速进一步放缓的事实。

此外,截止2019年12月31日,美团近十二个月的活跃商家数目增速为6.9%,也再创新低。不过,每位用户的平均年交易笔数一直还在不断上涨,达到27.4笔,同比增长15.4%。这也较好的抵消了由用户数下滑带来的一些空缺。

但不管怎样,美团目前面临的用户和商家规模红利的逐渐见顶,这也让美团不得不考虑寻求更多的方式来实现营收增速的突破,同时,美团面临的竞争也在变得愈加激烈。

阿里强攻美团 竞争加剧的背后谁更胜一筹?

3月份,支付宝应用改版,强调其作为“数字生活服务平台”的定位,来自饿了么口碑和飞猪的外卖、到店、酒店预订业务,在支付宝首页获得了固定入口,同时首页下拉信息流为餐饮商家提供了直接的流量曝光。

面对阿里本地生活服务联合支付宝打出的组合拳,美团该如何面对?

随着阿里不断对本地生活服务板块加码,很显然是和美团的超级平台战术针锋相对。对于完成内部融合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而言,饿了么和阿里或将完成两个任务。一是要追赶落下的业务份额,二是要阻击美团正在发展的新业务。毕竟,饿了么经过与美团外卖的一阵厮杀之后,似乎很难单纯靠自己实现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战略部署。

今年3月16日,饿了么宣布了面向商家的“七大赋能战略”,释放市场重磅信号。除了联合支付宝、天猫对商家进行流量和数据赋能之外,还有两条针对意味十分明显的“降佣”、“免佣”战略:外卖佣金低于其他平台3-5%;客如云等为商家提供的小程序交易零佣金(免费体验到9月底)。

阿里针对美团的意思已经相当明显。毕竟,美团前不久才因为佣金过高,遭受国内几个城市的餐饮协会投诉。从阿里的一系列的动作中可以清晰的看出,2020年阿里对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已经开足马力。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总裁王磊此前表示,今年要将直营城市从100多个拓展到200个,需要100多个城市经理。下沉到这些城市最直观的手段,就是拿出补贴。假设一个城市投入大概在1亿,一百个城市就是100亿,明年的投入将会更大,野心可见一斑。

对于美团来说,在阿里的强攻之下如何保持领先优势,是其接下来需要思考的问题。在中金公司看来,这一领域非理性补贴大战的时代已经过去,美团和饿了么都没有短期的市场份额诉求,未来的竞争可能更加理性,并更加注重赋能餐厅和优化投入产出比。即便如此,在当前美团营收增速放缓、用户和商家规模红利日趋见顶的背景下,美团接下来的日子都不会太甜。

疫情突袭 对美团的影响会有多大?

今年年初,国内疫情突袭,给多个行业带来巨大冲击。餐饮外卖、酒旅行业首当其冲。也正是以为这些行业持续受到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美团在本次财报中也披露了2020年第一季度产生的下行压力,表示“由于疫情影响,餐饮外卖、旅行等业务从需求端到供给端都面临挑战,并预估今年第一季度业绩或亏损,目前尚不能评估此次疫情对全年营收可能造成的影响”。

因此,也就出现了财报公布当日即使业绩亮眼,但最终美团却以1.46%的跌幅收盘。实际上,不止美团公布财报当天,自2020年1月下旬以来,美团股价就一度跌至14%,与2019下半年对比明显,显露出资本市场对餐饮等行业的消极情绪。

不过,新业务板块在疫情期间却迎来了流量高速增长的红利期。1月26日至2月8日期间,美团闪购生活必需品的订单量涨幅明显,米面粮油、调味品、生鲜果蔬、休闲食品等品类的商品销售额同比增长了400%以上。美团买菜在北京、上海、深圳、武汉四地的销售量均明显上涨,其中,北京地区的日销售量最高为节前的2-3倍。新业务板块在美团点评总营收的占比不断上涨,由2017年的6.0%、2018年的17.2%上涨至21.0%。有望成为美团将来的重要增长引擎。

但毛利润贡献最大的到店酒旅业务,受疫情影响从需求端到供给端都面临着挑战。不仅仅是美团,从携程3月份的新财报中便可知,疫情对行业冲击的力度。自疫情爆发以来,携程累计退订数千万订单,涉及金额超310亿元。携程也给出了对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的预期,净营业收入或同比下跌45%-50%。

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二季度人们的出行也会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这对于美团乃至全行业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不过,参考2003年的数据验证,6月非典疫情风暴结束后,旅游行业便出现报复性增长,8月数据恢复到与上年持平水平,之后的第一个“十一”黄金周,旅游业各项指标创出历史新高。这意味着,随着疫情的好转,酒旅行业有望迎来新一轮的反弹。对于美团而言,酒旅行业迎来市场的背后,同样会拉伸餐饮外卖行业。

在疫情防控形势向好的背景下,美团也进一步推出春风行动促进消费复苏,包括全国外卖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助力新老商户复工增收。同时从3月起,美团外卖启动“商户伙伴佣金返还计划”,对全国范围内优质餐饮外卖商户、尤其是经营情况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助力餐饮外卖的全面复苏。

可以肯定的是,疫情终将会过去,而美团的业务也会在疫情之后重新迎来高速增长。美团CFO陈少晖在2019年业绩分析师电话会上也表示,美团的首要目标还是业务的增长,扩大业务规模,提高运营效率,而非短期的创收。这意味着,疫情并不会影响美团的长线发展。同时,就在财报发布后,大和在发布报告中上调对美团点评的目标价至130港元,幅度4%,维持“买入”评级,足以见得市场对美团的信心。

总的来讲,如今的美团正在变得越来越好看,但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市场考验的仍是美团的应变和自愈能力,2020年究竟会作何表现,港股研究社也将持续关注。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美团Q4营收净利润双超市场预期,营收增速明显放缓成未来发展隐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