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的金山云 能成为云计算领域的后浪吗?-非常在线

“向死而生”的金山云 能成为云计算领域的后浪吗?

5月8日,金山云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云计算领域又一支潜力股。

金山软件董事长雷军在全员公开信中坦言,金山云的历程是一个敢想并且敢All in的故事。只有“向死而生”的决心和勇气,只有All in,才有机会胜出。

可问题是,前有阿里云、腾讯云等虎视眈眈,华为云、紫光云等开拓进取,在云计算领域,前浪们还没有完全站稳脚跟,金山云要成为云计算领域的后浪,并不容易。

01/流血上市

金山云在纳斯达克的上市,用“流血上市”并不为过。回顾金山云近三年的财务报告可以看出:2017年营收12.36亿元,净利润-7.27亿元;2018年营收22.18亿元,净利润-9.79亿元;2019年营收39.56亿元,净利润-11.43亿元。

因此,金山云的上市只能算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距离真正胜出还有一段路要走。对于金山云来说,“流血上市”背后既有机遇也有挑战。今年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上云”成为一种新兴潮流,能在“云上”解决的,尽量不要在“云下”解决;这比起非典期间,能在“线上”解决的,尽量不要在“线下”解决,又向前迈出了大大一步。

如今,“新基建”又被看做是中国数字经济,乃至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金山云所处的云计算市场,作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无疑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但对于金山云来说,同样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在纳斯达克,由于瑞幸等中概股的负面消息,金山云不可能不受影响;尽管如此,在纳斯达克上市,而并非科创板,对于金山云依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以有着中国云计算第一股的UCloud为例,2016年营收5.16亿元,亏损2.1亿元;2017年营收8.4亿元,净利润5928万元;2018年营收11.9亿元,净利润7715万元;2019年营收15.12亿元,净利润2107万元。从这里可以看出,已经登陆科创板的UCloud财务状况要比金山云好得多。

相比较来说,4月7日科创板IPO申请获受理的青云,上市道路比金山云要长很多。这一定程度上也与青云的财务状况有关:2017年营收2.39亿元,净利润-9647万元;2018年营收2.82亿元,净利润-1.49亿元;2019年营收3.77亿元,净利润-1.91亿元。

截至目前,科创板上市公司已经超过100家,其中只有3家亏损企业。尽管科创板的门槛更低、开放程度要大,但一家企业要实现IPO,依然不是易事。这恐怕也是金山云选择纳斯达克而并非科创板的重要原因之一。

02/跳出温室

在过去几年间,云计算企业都很热衷于对增长率的渲染,如果营收增长没有超过100%,都不好意思对外说。但如今,随着IPO步伐的加快,市场也终于看到了云计算企业快速增长的另一面:一直在亏,而且是血亏啊!

从这一点看,UCloud确实担得起云计算第一股的称号,尽管近三年间,公司的营收持续增长的同时纯利润持续降低,但至少利润是正的。很多云计算企业即便到了上市的最后关头,依然还没有实现利润翻红。

当然,资本市场也并非如此苛刻,但对于金山云来说,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只是一个新的开始,未来投资者们依然会持续关注公司的盈利状况。这对于金山云来说无疑是一个鞭策,见识过类似瑞幸这样的中概股,华尔街将会把眼睛擦得更亮,也会对公司的盈利能力提出新要求。

除了来自资本市场的鞭策,金山云最核心的任务还是要实现公司业务的突破。这种突破不仅仅停留在营收和利润等财务报表上,而是在业务领域上实现突破。成立于2012年的金山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专注于游戏、视频等互联网相关领域,对于传统领域的涉足并不深。

但金山云从基因上来说,依然是一家互联网云服务提供商,对于传统行业的深入理解也并非靠一朝一夕之功。尽管目前在线医疗、在线教育等行业涌现出一大批云服务的新需求,但除此之外,各行各业的“上云”所蕴含的市场机会更大。

不仅要在业务上有所突破,金山云还必须要“跳出温室”。众所周知,金山系除了金山云,还包括办公、游戏等,而小米系则涵盖物联网、智能手机、智能家居等,这些都是金山云过去赖以实现业务持续发展的大靠山。

对于“敢想并且敢All in”的金山云,不能只吃“窝边草”,还需要在断奶之后寻找新的发展空间。

03/逐浪前行

在雷军的公开信中,对金山云的描述是中国第三大的互联网云服务提供商,前两名自然就是阿里云和腾讯云。但事实上,互联网云服务商只是云计算市场中的组成部分之一,云计算的市场还很大。

相比较互联网云服务商,传统的电信运营商和ICT企业在云计算领域同样实力不俗,而且,相比较互联网云服务商提供的是以公有云为主的云服务,ICT企业在私有云、混合云服务方面的积累更为深厚。

事实上,互联网相关领域的云服务需求主要集中在公有云层面,而更多的传统行业的云服务需求则是混合云。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企业的云服务需求都将以混合云为主,在这方面,传统ICT企业和运营商的综合服务能力要比互联网企业强很多。

这是金山云所处的互联网云服务提供商阵营短期之内难以逾越的一个门槛,但好在云计算市场整体规模足够大,每家企业都能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市场空间。正如雷军所说:“今天整个中国的云服务市场都在相对早期的阶段,大爆发还没开始。所以我认为中国的云服务市场才刚刚开始,现在我们谈的不是怎么分蛋糕,而是共同怎么把蛋糕做大。”

其实,对于金山云来说,有金山系和小米系的支持,有互联网相关业务的支撑,做一个安安稳稳、小富即安的云计算企业,还是没问题的。但这显然不是金山云的追求,雷军透露,对金山云接下来的要求是,如何在未来几年里获得10倍以上的规模增长。

金山云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要认清当下云计算市场发展的特点。如果说在云计算的上半场,大家比拼的是融资能力、跑马圈地能力;那么在云计算的下半场,大家比拼的则是产品技术能力、服务落地能力。

因此,金山云也表示,此次通过上市募集资金,将主要投向基础架构的扩展和升级;技术和产品研发,尤其是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技术和物联网领域,以及生态系统的扩展和国际影响力建设等方面。

云计算是一个非常考验定力和韧性领域,即便强如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这样的云服务商,都还只是公司的战略部门,而不是以盈利能力论英雄;但对于金山云、UCloud等中生代云计算企业来说,每家企业都已经走过了D轮融资,靠资本市场的持续输血已经不再现实,上市成了这些企业必须要走的一步。但从资本输血到实现IPO,像金山云这样“流血上市”的云计算企业,它们后浪的成色究竟又有多少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向死而生”的金山云 能成为云计算领域的后浪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