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童真” 东施效颦 少年丰巢的“烦恼”-非常在线

失去“童真” 东施效颦 少年丰巢的“烦恼”

到今年六一儿童节,丰巢5岁了。这个早期拥有5个“爹”的混血儿,今天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烦恼。风里来,雨里去,苦心经营的2亿粉丝,开始厌弃他,抛弃他。

在浙江、上海这些经济发达的城市小区里,竟然有大批粉丝,剪断了丰巢小伙伴的“血管”电源,这不是要了小丰巢的命吗?

而这桩惨剧起因竟是因为5毛钱。邻里本社,抬头不见低头见,5年来,无论你对他是何等视而不见,丰巢一直都静静地躲在小区里那个无人注意的角落,这种感情,难道连5钱也不值吗?

故事从5年前说起

2015年,我国电商购物已成熟,京东、天猫已成熟,拼多多当年9月降生。当年2月份,快递已达到8.2亿件,收入高达136亿元,全国平均每人贡献10元钱。

然而,北上广多个城市小区外,快递堆积如山。调查显示,全国每百万件快递业务中,有效申诉量达23.4件。快递延误、代收丢失、非法冒领等棘手问题,经常上热搜榜。

在这种背景下,顺丰、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5家物流公司投资5亿元成立一个新物流公司,这就是今日的丰巢。

顺丰是当时快递行业的老大,占据35%股份,法人为顺丰总裁王卫。

丰巢的降生,成为城市豪华小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小区门外“快递山”逐渐消逝。即便是凌晨2点,丰巢的九宫格门有时会“嘣”的一声弹开,迷恋夜生活的城市里的年轻人,抱着大箱,提着小袋,踏着迷离的月光,走进了微暖的家。

快递员偷窥骚扰独居少女、门房丢失快件、无赖冒领快递的新闻越来越少,丰巢扩张的步伐越来越大,粉丝数量也越来越多。

两年后,丰巢在全国繁殖了4万个小丰巢柜;

2017年9月,丰巢收购中集e栈,小丰巢柜达到7.4万个;

2018年,丰巢扩张到全国100多个城市75000个社区,粉丝1.3亿+,小丰巢柜突破10w+,截至2019年底,小丰巢柜达到17万个。可以说,有青山绿水的小区,就有丰巢的影子。

当然,丰巢从呱呱坠地到行业“巨无霸”,离不开背后“爹”们的血汗钱支持。

小丰巢周岁生日,获得了原始股东5亿增资,这生日红包令人羡慕。2017年1月5日,“丰巢”官宣,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完成25亿元A轮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丰巢科技先后4轮融资累计超过55亿元,市场估值近百亿元,丰巢快递柜在市场的占有率为44%,而中邮智递市场占有率为25%,其余的快递柜几乎不到10%,丰巢成为物流业名副其实的“独角兽”。

可以看出,这5年中,丰巢在“爹”们呵护下,快乐地成长,除了在2岁时和菜鸟干过一硬仗,几乎没有遇到过大麻烦。

菜鸟不和他其一玩了,他俩干过架。但是,京东也不陪他玩了,可能是嫌他贪小便宜。

这些可以忽略,巨无霸的丰巢,不缺这些“朋友”。今天,2亿粉丝不干了,这才是大事件。好像一夜之间,乖巧的丰巢变成了一个“坏”孩子。

丰巢开始“变坏”,有人逼他赚钱

据坊间预估,丰巢在5年时间内,扩张110城市,增加17万个快递柜,每个快递柜成本在4万~5万元,加上进场费等,每个柜成本在10万左右,总成本超过100亿。

公开披露数据显示,丰巢在2017亏损年3.85亿元,2018年前5个月就几乎和2017全年持平(2.5亿元),2019年亏损7.81亿元。

今年一季度净,疫情影响,亏损达到2.45亿元。估计五年间亏损在20亿以上。我们知道,巢5年融资55亿元,才亏了20多亿,最少还有20多亿没有花?

但是,这些投资者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一些原始投资人看不到希望,就开始撤退了。2018年,韵达、申通等投资方则相继撤资。至2018年6月14日,通达系快递公司全部从丰巢股东名单中退出。2019年12月,普洛斯从丰巢股权名单中退出。至此,丰巢的注册资本,也由24.5亿元减至11.7亿元。

如果丰巢快递再不赚钱,是不是还会有人退群呢?所以,今天的丰巢就遇到生死攸关的大事:赚钱的烦恼。

虽然是互联网共享经济的产物,但在物流上,丰巢除了扫描之外,还是传统的产品。

第一、户外广告还不错,但是丰巢柜不像路牌显眼,也不像城市公交车可以到处跑,只能静静站在僻静的角落,所以,广告也只有针对社区的产品,传媒价值不大。

第二、租赁制,向快递员收费。根据上海小区居民披露,丰巢对快递员收取使用费用,分大中小三种格子,分别收0.45元、0.4元和0.35元每单,算起来数据很大,但这种模式与互联网共享经济无关。

会员制,东施效颦

说是“共享”,快递柜也不像共享单车那样收取押金,那么,只有按时计费这一条路可走。于是,单纯的丰巢,开始学着互联网共享经济的模式赚钱。

第一、会员制。

五一前夕,丰巢果断上线会员制服务,普通用户免费保管12小时,超时后每12小时收取0.5元,3元封顶,法定节假日不计费。

果断推出会员制,包月会员用户,5元/月可以享受滞留包裹保管7天,并获得寄件折扣优惠、与视频网站等品牌的联合权益。虽然会员制引发一波争议,但是,媒体报道,丰巢CMO李文青回应关于最近一段时间关于丰巢推行会员制度的争议,他表示:“未来会继续推进会员制度。

第二、红包刺激。

互联网红包是微信、微博时代的产物,被年轻人普遍接受。譬如网约车、外卖等多个行业广为流行,这是对服务的额外奖励。自信的丰巢以为自己做的很棒了,就开始向用户索取“红包”。

只要是快递超过12小时,就会打赏红包1元,不明真相的年轻用户顺手免密支付。这种模式看起来是用户自愿的,而且本身也不多。

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就有一部分聪明的用户“跳过”,节约了1元钱。引发了大量质疑和投诉。笔者亲眼看到一个大爷,取快递没法支付红包,急得团团转,后来,邻居大妈告诉他“跳过就行”,大爷倍感上当受骗。

丰巢果断转型互联网模式,这是与时俱进体现。但是,利用了信息不透明,坑害弱势群体,这与互联网透明经济背道而驰。其实,菜鸟店快递超时也要付同样的费用,却没有引发粉丝不满,就是因为人家店里有人,公开收费。

所以,丰巢今天遇到的麻烦,这是传统模式转型互联网遇到的普通问题。互联网打赏模式已成熟,但是有一个前提:公开、公平、合理。

丰巢打赏红包的“坏”,既不公开,也不公平,更不合理。而今天推出的“会员制”,五毛钱!更是东施效颦,双重收费,难以推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失去“童真” 东施效颦 少年丰巢的“烦恼”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