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出走”的欢聚集团,能在海外找到第二曲线吗?-非常在线

“离家出走”的欢聚集团,能在海外找到第二曲线吗?

文:互联网江湖(ID:VIPIT1)

8月12日美股盘后,欢聚集团(YY.US)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本季度营收58.40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6.3%,净利润4.936亿元,同比增长38.3%。欢聚集团直播收入同比增长40.1%至56.077亿元,受BIGO直播收入增加。其他收入同比下降18%至2.323亿元,主要由于YY其他收入减少。大致一看,欢聚集团财报还是挺漂亮的,但是真的如表面这般简单吗?

奥勒留在《沉思录》中说:我们听到的一切都是一个观点,不是事实。我们看见的一切都是一个视角,不是真相。或许我们应该从多个角度来探寻那些鲜为人知的答案。

欢聚集团”八爪鱼”模式失利,国内只剩”年迈”的YY?

回顾欢聚集团发展历程,可以发现欢聚集团像极了一只八爪鱼,不停生长出新的触角,不断的跨界,试图探索未知的领域。不过其在国内似乎并不顺利,如今看其财报,早期伸到其他领域的触角尽失,曾经的主要触角YY也已经”年迈”,今年Q1YY净利润4.29亿,同比下滑34.4%,

欢聚集团最早成立于2005年4月,这时它的名字还叫做欢聚时代,而且是一家游戏媒体平台——多玩游戏网。在2008年,李学凌推出通讯软件YY语音,这是YY直播的前身。仅仅两年时间,YY语音同时在线人数超过500万。这让李学凌看到了其中蕴藏的潜在机遇。2011年,YY推出游戏直播业务YY直播,成为国内首家开展游戏直播业务的公司。

上市以后,YY很快就实现了扭亏为盈,成为欢聚集团的一头现金牛,不过李学凌还是比较焦虑的,因为泛娱乐直播变现的盈利模式过于单一,后来者很容易模仿,为此欢聚集团在多个领域进行延展,试图长出新的触角,据天眼查显示,其参与的投资事件多达59起,欢聚集团可以说既活的滋润,背后又有一些焦虑。

例如2014年3月,YY教育花95万美元买100教育域名;并宣布未来两三年内将在在线教育领域投资10亿元。欢聚集团想发力教育,成为教育行业的颠覆者。2014年第四季度,YY剥离游戏直播业务,推出虎牙直播独立品牌。2017年6月21日,YY发力社交,领投探探D轮7000万美元融资,而不到一年,YY便将探探的股权转手给了陌陌。

可以发现欢聚集团确实非常努力,但是除了虎牙的成功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建树,而就在今年,欢聚集团宣布将转让3000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转让交易总价为8.10亿美元现金,这意味着欢聚集团将失去虎牙。

而且在近几年火热的短视频领域,由于看不清形势,YY 甚至主动成为了快手的”垫脚石”。早期的快手和YY保持着合作关系,快手为 YY 提供流量,YY 直播则帮快手充实内容,当时的快手刚刚起步,对于直播巨头YY来说就像只蚂蚁,并没有受到YY的重视,但是事态却很快超出了YY的控制范畴。

快手成立的第五年,上线了自己直播功能,起初只是YY的二流、三流主播转投快手,随着快手直播的壮大,YY的头部主播们也开始投向快手。 YY 终于还是坐不住了,出台政策要求主播在两个平台间”二选一”,可此时的YY已经流失了大量主播,据当年网友统计,快手的红人榜中,出身 YY 的主播竟然占一半还多,YY悔之晚矣。

年初直播带货的热潮似乎也与YY无缘,YY虽是泛娱乐直播的先行者,但是却并不具备电商直播的基因,两者的盈利模式截然不同。如今看YY的界面,也上线了古玩之类的直播购,但是反向平平。

至今,欢聚集团仍没有放弃对于”新触角”的执着。今年2月,欢聚集团推出远程音视频会议平台MoTouch,试图踏足远程办公场景;今年6月,JOYY欢聚集团领投了社区生鲜电商同程生活的2亿美元C轮融资。

观察欢聚集团财报,国内市场在一季度时还提到了虎牙,第二季度似乎只剩下了YY,而YY在今年一季度付费用户总数同比下降3.6%,二季度YY的总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2.2%至410万,两者都被欢聚集团归结为疫情影响。

而深层次原因或许是因为YY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小年轻”。经历过中国直播行业的初创草莽期,也经历过2016年直播行业巅峰期的”千播大战”,如今YY虽然还在为欢聚集团贡献着现金流,但这很可能是YY最后的辉煌。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今年年初的日活用户YY与虎牙斗鱼有着非常明显的差距。

海外”套路深”,可是挡不住欢聚集团出海的决心

国内希望逐渐破灭,找不到方向该怎么办?李学凌的回答是:海外。

李学凌在和《财经》杂志对谈时提到过这样一个观点:公司项目一定要做成接力赛,有一个主力在跑的时候,其他的要跟上,然后在不同的时机内可能会有不同领跑的项目,只有不断出现领跑的项目,公司才能持续滚滚向前。

既然国内接不上,海外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尝试,当李学凌发现自己在国内市场已经失去竞争优势时,早早的把目光瞄向了海外,在2016年1月,李学凌决定了BIGO全球化的战略,由于资金不多,只能从东南亚地区的泰国起步。

BIGO的前身是YY的移动通话应用”微会”,当初因为太过于烧钱而被剥离YY,如今这一款因转到直播领域意外成长起来的产品,如今却成了李学凌最好的布局。目前欢聚集团在海外已经发展出了BIGO、Likee和Hago等一系列产品,相对国内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只不过在海外始终没能做出一款占据绝对流量优势的软件平台,而且平静的”海面”之下隐藏着众多危机,欢聚集团能在海外存活下来吗?这里面有几个问题。

首先,企业难过政府关,企业无论如何也无法对抗政府。

今年6月及7月,印度政府”出于国家安全原因”先后发布59款及47款封禁应用名单,除了字节跳动的TikTok之外,欢聚集团的应用Bigo Live、Likee和Hago也赫然在列。Bloomberg Intelligence认为,6月29日,欢聚旗下应用Bigo Live、Likee和Hago在印度被禁,而印度是欢聚最大的海外下载市场,预期公司海外扩张的速度可能会放缓。

TikTok的遭遇想必互联网企业并不陌生,尽管字节跳动已经尽了自己最大努力,采取更多的技术方案来规避可能存在的风险,但其在美国的业务最终还是免不了被迫出售外国巨头。欢聚为了不被卷入美国市场的战火,路透社8月17日曝出,BIGO正将位于香港的服务器转移至新加坡。

不光是美国,在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8月2日宣布,已经下发命令让澳情报部对Tik tok进行调查。据路透社8月19日报道,一名日本执政党议员宣称,中国字节跳动公司旗下的热门短视频应用TikTok日本子公司的控制权变更可能是解决”用户数据安全问题”的选项之一。

负责政府事务的BIGO副总裁Mike Ong在公司新加坡总部接受采访表示,”可惜的是,有时候我们无法控制别人的想法。”一部分业内人士也对欢聚的海外策略可持续性持怀疑态度。

其次,还要看海外市场的基础设施是否成熟。

中国的短视频为什么能发展起来?那是因为我国目前的网络基础设施已经相当完善,4G网络的基站的覆盖率已经相当高,而且由于4G手机换机潮的推动,手机硬件的普及率也已经相当高,以及流量资费进一步的降低,这一切为短视频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基石。

在海外的环境复杂,网络基础设施成熟度也不尽相同,像欧美成熟市场移动网络覆盖以4G为主,新兴市场中亚太和拉美的4G覆盖率接近一半,相较之下,独联体、中东北非等区域市场的移动网络覆盖依然以2G和3G为主。

另外Newzoo数据显示,中国、印度、美国、巴西、俄罗斯是智能手机用户数最多的5个国家。根据Marketandmarket数据,到2026年,北美依然将是全球最大的视频流媒体市场,欧洲次之,但亚太地区增长速度最快。

最后,还要看出海企业是否具备本地化运营的能力。这关乎着产品是否被当地用户所接受,这也是出海企业能否快速占领市场的基本因素之一。

要做好本地化运营,一定要了解当地的文化和风俗,还有当地涉及信息的法律法规,毕竟在北美、东南亚、拉美等不同地区,能够接受的内容以及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规则各不相同。还有复杂的语言体系、文化背景和多样的宗教,这都是内容提供商面临的难题。

欢聚集团据说在本地化运营方面做的还是不错的。例如在印度,Bigo live会尽量给用户匹配相同种姓和阶层的人。

在对当地情况了解清楚之后,下一步就是要做好内容审核,而这也是众多出海互联网公司的共同难题。随着内容数字化程度越来越高,内容的数量也呈现爆发式增长,也需要设计与之更加匹配的内容管理机制。

内容审核也是欢聚集团绕不过去的一座大山。据新加坡媒体Techinasia报道,在2016年12月,直播App Bigo Live在印尼因涉黄受到当地IT部门处罚,印尼IT部门封闭了Bigo连接的域名服务器。

在今年,IT之家 7月21日消息 ,在巴基斯坦的直播应用 Bigo Live 因平台上存在 “不道德”内容,被巴基斯坦电信监管机封杀。不过随后又传出了已恢复欢聚集团海外业务 Bigo Live 在巴基斯坦的运营业务的消息。出海的互联网企业一定要制定好适用于海外市场的审核机制,不然等平台出现问题时亡羊补牢已晚。

欢聚集团能成长为”出海的巨头”吗?

上文中提到的只是满足出海互联网企业生存的基本元素,但是能否成长为真正的巨头,这依然是个问题。

YY是欢聚集团起家的产品,这也让欢聚集团成为了秀场直播的先行者。观察欢聚集团今年的Q2财报,可以发现即便欢聚集团已经努力布局海外,可是其主要营收来源仍然是直播,但是国外真的适合秀场直播发展吗?

秀场直播起源于中国,在国内用户已经习惯了秀场直播打赏的商业模式,但是对于国外来说,这是一个新鲜玩意,外国人的思维似乎并不适应一群人围观一个美女唱歌跳舞然后争先恐后掏钱的模式。以经济水平简单划分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两类市场来分析,海外的秀场直播似乎存在着天然的”缺陷”。

首先在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着高流量,低ARPU值的问题。也就是说发展中国家虽然拥有绝对的人口基数,可以为产品带来巨大的下载量,但是并不具备相应的经济水平,也限制着直播方式的营收。例如典型的印度,拥有庞大的人口基数,但是用户付费的意愿总体来说较低。

在发达国家的秀场直播与发展中国家有着不同的路径,但是却通向了同一个方向。以在美国的Bigo Live为例,通过观察可以发现,美国区域用户使用语聊直播间的频率最高,才艺主播并不是Bigo Live上的主流,而才艺类主播房间用户互动数更多、送礼频率更高、送礼金额更大,也能贡献更多的收入和更高的热度。在发达地区,Bigo Live作为直播产品的工具属性似乎更强,这显然也不利于欢聚集团的直播营收。

除了秀场直播外,欢聚集团对于短视频一直都没有放弃,尽管没有抢占国内的短视频赛道,但是也在努力占领海外的短视频市场。在字节跳动出海美国的同年,BIGO也推出面向海外的短视频app产品 Likee。但是欢聚集团似乎也不占优势。

短视频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其实真正让短视频实现腾飞的,是算法技术的加持。最新数据显示,字节跳动公司内部的软件工程师有超过一半完全专注于算法,从这个比例来看字节跳动近乎是一家”算法公司”。

虽然欢聚集团还拥有YY这个现金牛为其海外业务输血,但是作为一家以泛娱乐直播为主的公司,或许并不具备算法基因,至今海外短视频营收在其营收结构中并不突出。有之前腾讯微视的例子,事实证明这也不是有钱就一定能做好的。

而且海外作为一片空白的蓝海市场,国内众多短视频赛道的互联网企业同样不想错过,除了字节跳动外,快手也在做海外短视频布局,在今年6月,快手打造的短视频产品Zynn一鸣惊人,凭借”撒钱”拉新的野蛮扩张手法,12天就冲上了美国iOS总榜第一。

腾讯阿里也在暗暗发力。腾讯与泰国数字内容平台 Ookbee 合作成立了 Ookbee U,该公司最初以电子书服务为主,但后续逐渐上线包括漫画、小说、短视频在内的社交分享功能。阿里内部于2017年孵化了一款面向印度年轻人的短视频UGC内容社区产品VMate,以普通人的生活记录和分享为内容,目前活跃用户已达千万。

为了照顾资本市场,欢聚集团从自己的老本行出发,再结合了火热的社交赛道,讲出了一个更好的故事:以多样的媒体平台打造产品矩阵,形成社交媒体生态,但是社交与媒体能如欢聚集团所想的实现完美融合吗?

首先媒体和社交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产品:社交的价值在于关系链,媒体的价值在于内容,从内部产品逻辑上看做社交和做媒体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社交具有强网络效应,要做好社交产品,要解决的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关系链。就像微信,是因为别人都在用所以你才会用,而不是出现一个做的比微信好的社交产品就能取代微信。微信也曾试图攻占美国市场,但是只能在华裔圈中流行,而他们使用微信的理由是:他们需要与中国的朋友、家人、商业伙伴交流。

不管是短视频还是直播,本质上都是视频流媒体的一种形式,而媒体强调的是内容的质量和数量。就像你关注某个短视频博主,不是因为这个人的缘故,而是这个人生产的内容足够吸引你;如果是在微信朋友圈的话,不管这个人发布的内容好坏,对你来说都是有价值的,因为你在乎的是这个人以及与他之间的关系链。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想要同时做好社交和媒体并构建成生态体系,并不是简单的1+1的问题,其难度是指数级增长的,两个齿轮想要完美的咬合在一起也需要大量时间、精力和资源去不断磨合。

从外部来看,海外的社交市场已经相当成熟。Facebook作为全球最大的在线平台,早已发展出了Facebook、Messenger、Instagram、WhatsApp以及Oculus等一系列社交产品,各子产品形成差异化,较好地覆盖了需求不同的用户人群、应用场景,并且也再不断拓展新兴市场、扩大用户基数。

欢聚集团想要与其竞争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从一些比较小众的社交需求切入,天花板太低,想象空间也有限,想要颠覆的话更是难上加难。即时通讯平台Imo的加入把YY的整体月活拉到了4亿以上,虽然有了一定的”量”,但imo的财务业绩尚未纳入财报中,仍看不到”钱”。

距离欢聚集团出海已经四年过去了,用现金开道,欢聚集团在海外不停的跑马圈地,如今已经占据了一定市场份额,不过Q2财报显示,尽管BIGO已经能够贡献一定的收入,但是仍保持着亏损,未能覆盖其较高的运营成本,总的来说,欢聚集团仍在烧钱换市场。

不过饵料已经撒出去了,能不能钓上来鱼,是大鱼还是小鱼,一切都是未知,欢聚集团在国内已没有太多退路,在海外面临的很可能是背水一战。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离家出走”的欢聚集团,能在海外找到第二曲线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