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不欠快播会员,王欣依旧在坚持创业

“有用户说,特别喜欢我,欠王欣一个会员。其实,我们的用户并不欠我任何东西……”

——王欣在某访谈中提到的观点

输掉了快播,王欣赢得了一大群用户的心。这群用户自发呐喊着”欠快播一个会员”默默立于王欣身后持续关注着他自快播之后创业过程中的点点滴滴。

在访谈中,王欣自己也聊到了”欠快播一个会员”这个话题。

“有用户说,特别喜欢我,欠王欣一个会员。其实,我们的用户并不欠我任何东西……”王欣表达了用户不欠自己任何东西的观点,同时也提到用户对于自己的喜欢或许并非因为王欣这个人,更多的或许是这个名字背后所附带的一种创业精神。而这种精神恰恰又是人们基于艰难险阻创业过程中对比的一个底线——”我创业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想到王欣遇到的打击更大,这小子居然还活着,还在折腾,我有什么理由去放弃呢!”

直到”快播事件”完全定性之前,王欣的职业发展之路都是很顺利的。

王欣从南京邮电大学毕业之后顺利的进入了国企,对于大多数大学毕业生而言,毕业后能拿到一份国企工作还是挺不错的。但没过多久,年仅22岁的王欣踏上了创业之路——深圳市点石软件有限公司就此成立。初次创业的王欣依托自身在技术层面的优势将精力放在了音乐交换软件上。初次创业失败率极高的数据概论同样发生在王欣身上,由于缺乏管理和市场经验,点石软件有限公司做了3年就倒闭了。

对于王欣而言初次创业失败称不上事业发展的不顺利,它是一次创业经验的有效累积,冷静下来一番思索之后反倒明白了自己能做什么?要做什么?怎么做?后来快播这款产品4亿-5亿的用户规模是能证明了这一点的。

除此创业期间,王欣已经和盛大的相识,其在技术层面的天赋以及对产品开发独特的见解很受陈天桥欣赏。2005年,王欣关掉了点石之后直接去了盛大,任职SDO部门助理总监,主导了”盛大盒子”的研发。王欣在盛大呆了一年便离开了,深圳的一个城中村民房里,王欣开启了对”快播”的技术造梦计划。

2007年12月,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四年之后,快播成为了全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用户规模达到4亿——5亿。2012年至2014年3月,快播公司营业收入为5.4亿元人民币。王欣迎来了其事业发展的巅峰。

再后来,快播没了,王欣锒铛入狱。

重新起步,持续创业

在这种从事业巅峰一瞬间跌入事业深谷的强烈反差下,王欣并没有被打垮。

用王欣自己的口吻来讲:”这小子遭遇到的打击更大,居然还活着,还在折腾”。

尽管错过了技术应用保持快速发展的三年多时间,在经历”快播事件”洗礼之后,王欣瞄准时下热门的人工智能应用领域,创立了云歌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2019年,王欣带着新生后的首个创业项目——马桶MT迎难而至。这是一款主打”匿名聊天”功能的社交软件。这款产品社交应用的属性与云歌人工智能这家公司的定位有那么一些不匹配,且其面临的是腾讯QQ+微信逾10亿年活跃用户的强势压力,其最终的结果不言自明。

2019年8月,王欣团队带来了另一款产品——灵鸽RINGLE.AI。

“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市场网络”,这是”灵鸽”这款产品的slogan。

相比较前面的社交型应用”马桶MT”,灵鸽更加符合王欣新创立的这家公司的基础定位。

在王欣的设想中,灵鸽RINGLE.AI是一个”零工”经济时代下的超级网络市场,海量的服务者和用户将会在这里实现高效的对接和交易。

2020王欣依旧在以一个”优秀产品经理”的身份折腾着,他一边说着用户不欠我任何东西,一边鼓舞更多的创业者。

文 丨李民民 丨大叔丨 科技发烧友丨撰稿人 丨 伪设计师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