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5G时代了,中移动为何还“强留”用户,叫板携号转网政策?

今天,蓝鲸TMT头条文章,《携号转网时满一年:中移动等运营商“强留”用户手段多样,七成消费者遇阻》报道称,2019年11月27日,携号转网正式在全国提供服务,如今已时满一年,但在此期间,类似于上述案例的现象屡有发生。根据北京市消协发布的“携号转网”相关情况调查报告,在办理过“携号转网”的受访者中,有70.39%的人表示曾遇到一定困难及阻碍。

高达70.39%的携号转网用户遇阻,看起来有点夸张,但如果你了解中国电信业市场、熟悉中国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现在是四大)、通读工信部的相关政策,你就不会拍案惊奇了!

首先,同一家电信企业内部互相“掣肘”现象时有发生,要和友商“互通”,那就更困难了。

如果你是北京移动用户,想在陕西办理停开机业务,对不起,你需要回到“出生地”营业厅去。

今天,5G时代了,连办身份证都全国化了,但是基础电信运营商的数据库就是“打不通”。这是电信运营商系统落伍,还是管理滞后?都不是!

电信运营商连5G这样的高科技都能送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这点技术算瓶颈吗?连栅栏都算不上。难的是,“我为什么要给你办理?”“办理好了没有奖励,如果办理错了,可能就是面临被开除的风险。”“拿着面粉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所以,电信企业“内部”数据不通就见怪不怪了。

携号转网是啥事?就是用户不想使用移动号码了,要转到电信或者联通去。这种与外网打通的事情,那真是难以上青天。如果用户你重新到电信和联通开户,移动连眼皮也不眨,不仅是要把这个“号码”带走,甚至还要把数据同步过去,这就难了。因此,7月13日,央视新闻报道,同一天同一个营业厅内,所有办理携号转网业务的机主没有一个办理成功,而工作人员称是三大运营商系统同时出错。这种奇怪之现状,不只是出现在3G/4G时代,5G、6G也难以避免。

其次,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大家总会误以为中国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都喜欢“打劫”,其实这样理解人家有点“不厚道”。

启盈门(微信maoqiying2008)前面还和陕西移动的一线员工进行过深入的沟通。中移动已经开通5G基站38.5万个,为所有地级市和部分重要县城提供5G SA服务,提前超额完成全年任务。这是中国联通和中国联通无法与之抗衡的,也是望尘莫及的。那么,西安移动为何还要冒着被管局“通报”的风险,“强留”用户呢?

这就是不得不说的另外一个不为人所知的“靓号经济”和套餐机制。

陕西移动事情是这样的:曹先生在2018年花费800元办理了一张移动的吉祥号卡,当时工作人员称协议期为2年。但今年8月,在使用该号码超过两年后,曹先生打算办理携号转网时,被告知由于其号码是吉祥号码且到期时间为2038年,无法办理携号转网。

其中,“当时工作人员称”,这个环节中,应有一个“协议”,这个书面“协议”哪里去了呢?

据《中国消费者报》报道,2017年,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司法拍卖程序对被执行人杨某的私人财产进行拍卖,其中杨某的手机号“15077777777”,通过162次竞价后,最终以391万元的价格成交,高出评估价245万元。

既然靓号这么值钱,怎么能说带走就带走呢?既然靓号存在纠纷,那么套餐更是涉及法律问题了。当初办理套餐时候,多数都是享受了较低的优惠价格,那争议就更大了。

人民日报报道称,2020年,山西一女子办理中国移动靓号套餐,想变更时发现签了833年,要到2851年才到期,于是女子将中国移动告上法庭。

此事一出,陕西移动处罚来了:给予西安移动分管副总经理诫勉谈话。给予小寨分公司原副总经理记过处分、小寨分公司原总经理警告处分、西安分公司原市场部经理警告处分、西安分公司品质管理部经理全市通报批评。

现在,西安移动被处罚的5名责任人不知道是否回过神来,我们到底听“协议”法还是听管局的?这是合同争议还是纯粹市场行为?如果套餐和靓号都算违法,为何三大电信运营商大张旗鼓地推,而没有人去叫停?

最后,监管“雷声大,雨滴小”,这才导致了携号转网违规现象屡禁不止。

陕西省通信管理局对中国移动西安分公司无正当理由拒绝对用户提供携号转网服务的违法行为进行了处罚,给予西安移动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的行政处罚。

“无正当理由”,这么一个大帽子,不足以让中国移动心服口服。是法院判处中移动败诉,还是发改委对西安移动靓号机制做出了判罚?明明是套餐争议,为何不是正当理由呢?

退一步讲,西安移动根据本企业靓号管理办法,自行将用户协议期限调整为20年,以此提出向用户收取违约金并限制用户销户,阻碍用户携号转网。难道就5万元罚款就草草了事?这样的问题,在其它电信运营商,全国其他地方是否都存在?

工信部《携号转网服务管理规定》要求,电信业务经营者在提供携号转网服务过程中,不得为携号转网用户设置专项资费方案和营销方案,不得采取拦截、限制等技术手段影响携号转网用户的通信服务质量等。

然而,今年1月上中旬,国办督查室派员赴河南省、山东省就携号转网服务推行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实地暗访督查。督查发现,河南、山东部分电信企业存在问题包括:违规增设在网优惠业务,限制用户携号转网需求;限制“靓号”用户转网,或要求收取高额违约金;线上线下答复内容不一致,致使用户咨询政策耗时耗力。

综上所述,在5G时代,信息共享时代,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不再将用户作为KPI考核指标,无需为了用户数量而恶性竞争,但是各地靓号以及套餐乱象仍然盛行,要彻底为携号转网扫除障碍,并不能简单处罚了事,而是工信部要协同发改委以及地方消费者协会,对电信运营商市场行为定价以及市场行为合法性进行核查,规范,三大电信运营商形成一个共识,而不是开出一张罚单了事。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