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1年后,蛋壳公寓已近乎“窒息”-非常在线

上市1年后,蛋壳公寓已近乎“窒息”

作者:龚进辉

上市短短1年,蛋壳公寓已近乎处于“窒息”状态。

去年1月,蛋壳公寓顶着“长租公寓第一股”的光环登陆纽交所,按照发行价,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其总计募集资金超1.49亿美元,市值27.4亿美元。按理来说,企业上市补充弹药后,将步入新的发展阶段,但蛋壳公寓则完全呈现另一种画风,上市后坏消息接踵而至。

2月因两头薅羊毛遭到租客和房东强烈声讨;4月旗下App因图片侵权而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6月被深圳市住建局调查+无预警换帅;9月遭到工信部点名批评后被全网下架。如果说上述风波对蛋壳公寓影响有限,那去年10月后爆发的危机,则让蛋壳公寓直接跌入谷底,经历最为艰难的至暗时刻。

10月14日,包括蛋壳公寓合作商、装修队工人等在内的多方债主来到公司北京总部讨债,其中装修队工人通过敲锣讨薪,另有合作商表示蛋壳公寓拖欠1000多万元装修款长达一年多之久。

彼时,蛋壳公寓官微回应称,部分合作方因与本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过激行为,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目前,公司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只可惜,蛋壳公寓编造的“经营正常”谎言不到1个月便被残酷现实戳破。

11月9日,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数百人维权,包括租客、供应商、保洁、维修人员,现场一度发生肢体冲突。来自苏州的承包商表示,蛋壳公寓拖欠其工程款近160万元,其中59万元拖欠2年多,今年7、8月开始完全不付款;一安徽承包商透露,蛋壳公寓合计欠款超过100万元,蛋壳公寓曾向其承诺分期支付欠款,但从去年12月至今仍未收到欠款。

蛋壳公寓不仅拖欠供应链巨额款项,连自家员工也照坑不误,让员工寒心不已。蛋壳公寓子公司百家修维修人员表示,公司已拖欠数百名员工薪资长达4个月。次日,蛋壳公寓工作人员对供应商表示,“公司没有钱,请回家等待。”极为讽刺的是,极力安抚供应商的蛋壳公寓自家员工也已被拖欠1个月工资。

这下,蛋壳公寓方面终于说出实话,公司没有钱,无力支付欠款和薪水。其实,资金链断裂正是蛋壳公寓危机全面爆发的导火索。换言之,蛋壳公寓之所以沦落到这步田地,都是缺钱惹的祸,根本原因在于商业模式存在严重缺陷,具体表现为:

基于以“高进低出”+租金贷为核心的无序扩张,在做大规模的同时也埋下巨大隐患,即综合成本居高不下,加上盈利模式不清晰,使其长期处于亏损状态,随之而来的是高负债和现金流吃紧,非常仰仗资本输血。一旦资本断供,将导致现金流恶化,平台爆雷风险陡增,房东收不到房租,付过预付款的租客无家可归。

长此以往,上市只能让蛋壳公寓享受到短暂的高光时刻,但并未解决根本性问题,反而上市后面临的业绩压力会束缚自身发展,当问题越积越多、越积越深,终将迎来大爆发,沦落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因此,你会看到,自去年10月以来,蛋壳公寓命运急转直下,投诉不断、App下架、巨额亏损、得罪供应商和员工。

不得不说,蛋壳公寓已四面楚歌、命悬一线,管理团队保持稳定显得尤为重要。但事与愿违,其陷入管理层动荡的尴尬境地。一方面,CEO高靖被调查后崔岩临时接任,资本市场的态度,表明其很难重获外界对蛋壳公寓的信心;另一方面,去年10月蛋壳公寓再失一员大将,COO顾国栋离职,但迟迟未宣布继任人选。

目前,整个蛋壳公寓只剩下三四十人负责善后,其他人早都走完了。不难看出,眼下蛋壳公寓要人没人要钱没钱,犹如一个烂摊子,业务经营已处于全面停摆状态,连活着都成问题。其到底有多缺钱?一大实锤是法院查询蛋壳公寓名下财产后发现,目前暂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

由于信息披露不及时,以及未在指定期限内提供半年度财务信息,纽交所宣布已决定启动程序,将蛋壳公寓摘牌。而蛋壳公寓凉凉后,只剩下一地鸡毛,参与书写这段商业故事的租客、房东、投资人、合作方、员工等各方均是输家,止损、维权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蛋壳公寓的倒下,不仅彻底捅破长租公寓的泡沫,也为行业规范化发展敲响警钟。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台面上的玩家必须告别粗放式发展,监管部门也应加强租金贷的监管,希望全行业的狂躁和不理性可以就此结束,重回发展正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上市1年后,蛋壳公寓已近乎“窒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