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客千亿市值的跌宕起伏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不断提升,以美容整形为代表的医美行业开始迎来了快速发展,医美也逐渐从高收入阶层逐渐向工薪阶层和学生族层面发展。嗅觉敏锐的机构,也对快速发展的医美行业给予了积极的回应,伴随着行业洗牌的加速,一批优质的细分龙头公司价值得以凸显,并由此受到了资本的一致追捧。

作为医美龙头的爱美客更是备受关注,自去年上市后其股价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实现了翻番增长。不过好景不长,在随后出现的利空消息波及之下,爱美客的股价迅速跳水,并在一个月之内迅速腰斩,给跑步入场的投资者们留下了一地鸡毛。

泡沫下的闪崩

继2019年5月3日国内互联网医美第一股新氧上市之后,2020年9月28日国内玻尿酸第一股爱美客,正式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其初始发行价仅为118.27元/股,但在开盘后其股价很快便飙升到了320元/股,涨幅高达170.57%,其受追捧之热切由此可见一斑。

在随后的三四个月之内,爱美客的股价又从每股320元/股,上涨到了2月底的1331元/股,大涨了315%,“大牛”散户跑步入场,各路机构更是频频站台,其风头一时无两。就在众人高喊“2000元/股不是梦”的时候,这只大牛股开始闪电崩塌,欢呼的人群也在一片哀嚎声中选择“割肉离场”。

回到爱美客本身来看,它之所以受追捧,或许与其高毛利分不开。据爱美客最新的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度公司实现营收7.09亿元,同比增长27.18%;实现净利润4.33亿元,同比增长45.45%;实现归属股东净利4.40亿元,同比增长31.83%。从数据不难看出,无论是盈利能力还是盈利增速,其表现均堪称亮眼。

据爱美客往年财报数据显示,最近三年内爱美客的毛利率,分别达到了89.34%、92.63%、92.17%;伴随着毛利率的提升,其净利率也在逐年上升。最近三年其净利率分别达到了36.18%、53.43%和61.10%,2020年爱美客的净利润率甚至比茅台都高(茅台净利率仅有47.6%)。单从盈利能力的角度来看,外界所宣扬的“医美茅”倒也有几分道理。

不过,伴随着资本的热捧,爱美客的PE也越来越高,泡沫化也越来越严重。于是,随着上市后公司大额股票的解禁,以及“套现式”分红的信息披露影响,爱美客的股价开始一路下挫,至3月底爱美客的股价已经跌至387.41元/股。

难副“医美茅”盛名

在经历了连续一个月的下跌之后,爱美客下跌的势头才有所缓和,但到目前为止其市盈率依然处于行业较高位置。数据显示,截止4月19日爱美客的动态市盈率高达247.9,远高于与爱美客齐名的“玻尿酸三剑客”的华熙生物、昊海生科(华熙生物的动态市盈率130、昊海生科的动态市盈率为89.75)。

根据中信建投证券研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医美市场,但考虑中国众多的人口基数,我国或有望在2023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医美市场。而从中长期来看,我国的医美行业存在5倍以上的增长空间,其可以挖掘的潜力巨大。这意味着未来几年头部的医美公司,有望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这种高成长带来的确定性,使得资本市场并不介意给予头部医美公司以高估值。

毕竟,一般来说高成长的行业,可以通过业绩增长来消化高估值带来的泡沫影响。但从医美行业的市场地位来看,爱美客恐怕很难负起资本市场对其的“抬爱”。

以其参照对象茅台为例,它是中国高端酱香白酒的代表,其在国内白酒市场具备极高的定价权(每年涨价且数量稀缺),这也决定了其具备极强的长期业绩上涨确定性,而这种确定性才是资本市场对其青睐有加的重要原因。换言之,茅台的投资价值不只是体现在其超高的盈利能力上,还体现在长期业绩增长的确定性上,反观爱美客明显不符合条件。

首先从PE角度来看,茅台目前的市盈率还仅有56,而爱美客的市盈率已经高达200多倍了。即使综合考虑其高成长的行业特性,其200倍的市盈率仍然很高,想要消化掉这样高的估值短期之内很难实现。

其次从行业地位来看,爱美客虽然在国内同行中算是占据头部,但在国内玻尿酸市场中仅排名第五。其与头部的韩国LG、美国Allergan、韩国Humedix、瑞典Q-med等四家外国巨头相比,仍然相差甚远(后者占据70%以上的市场份额,爱美客仅有不到10%),它显然还不具备很强的定价权和强势话语权,这自然会对其长期业绩确定性造成不利影响。综合以上来分析,其很难担负“医美茅”之名。

挤掉泡沫未必是坏事

依据爱美客的自身情况来看,除了长期业绩难以确定之外,其本身存在的风险远远不止高PE那么简单。

首先,爱美客存在产品结构单一的问题。目前爱美客主打的核心产品,主要是以嗨体、爱芙莱、爱美飞、宝尼达等为代表的玻尿酸产品,在玻尿酸产品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产品线,这使其产品结构相对单一。

一般而言,相比多元化的产品结构来说,单一的产品结构不利于公司分摊其经营风险。而从行业来看,玻尿酸产品的高毛利,刺激了诸多国内同行通过自研或者并购的方式介入行业竞争,这必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产品的最终毛利。在目前的市场中,除了产品线更为丰富的华熙生物,以及一直从事玻尿酸行业的昊海生科之外,华东医药、朗姿股份等国内医疗行业巨头也在跨界进入该领域,这就使医美行业的竞争局势日益加剧。

其次,是其仍面临诸多行业隐患。早在2017年6月爱美客在第一次冲击IPO时,就曾因为合规性问题而导致创业板IPO“折戟”。为了谋求上市,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之内,爱美客又进行了多次调整,才终于在去年9月下旬实现上市。

不过从当前的行业情况来看,虽然爱美客最终实现了顺利上市,但是其面临的合规性压力却是有增无减。据爱美客的招股书显示,爱美客主要采用“直销+经销”的销售模式,来打开产品销售渠道,近些年来爱美客为了加速渠道扩张大力拓展经销网络,这使其经销网络在其销售模式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同时其暗藏的隐患也越来越多了。

与直销模式覆盖的多是正规医院和医疗机构不同,经销模式多覆盖的是一些小诊所和小型医疗机构。受医美市场的蓬勃发展和行业暴利驱动,很多中小机构“无证”通行,导致“黑医美”事件频发,这就给行业带来了诸多隐患。作为行业头部公司之一,爱美客自然无法避免由于其经销商渠道导致的合规性问题。

这些潜藏的问题,对于被资金热捧的爱美客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潜藏风险。而经过前期的股价跳水、估值下杀,爱美客的自身风险反而得到了一定释放。从这个角度来说,爱美客的股价下调,无论是对于行业的健康发展,还是对于被高股价冲昏头脑的散户来说,都是件好事。

文/金融外参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