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发布,逾四成作家频繁遭受侵权

4月26日,易观分析发布《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下文简称“白皮书”)。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288.4亿元,盗版损失规模达60.28亿元,版权保护工作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在政府、行业和平台的多方合力下,网络文学行业的版权环境得到了初步净化。

网络文学欣欣向荣,盗版平台吸血而生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6亿,占网民整体的46.5%。一个又一个中国好故事,正以互联网为载体,影响近一半中国网民的生活。

根据白皮书数据,2020年中国数字娱乐核心产业规模达6835.2亿元,其中网络文学市场规模288.4亿元,行业收入主要来源于用户付费和版权运营。特别是通过IP全版权运营,网络文学间接或直接影响了动漫、影视、游戏、音乐、衍生品等合计约2531亿元的市场,即网络文学及其IP运营对数字娱乐产业的影响范围超过40%。

网络文学的蓬勃发展也给盗版侵权带来可乘之机。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达60.28亿元,同比2019年上升6.9%,新技术滥用、传播途径杂多和盗版在全产业链实现覆盖是规模上升的主要因素。截至2020年12月,重点盗版平台整体月度活跃用户量达到727.4万,月度人均使用时长接近19小时,月度人均启动次数高达115次。

近年来,随着IP全版权运营持续成熟,“影视放大器”推动网络文学IP快速“破圈”的效应越发显著,原著的影响力得到进一步放大。今年2月,阅文集团IP改编剧《赘婿》第一季上线热播,同名原著小说再次引发阅读热潮,盗版平台趁热“捞金”,通过快速上线盗版原著、搜索引流等方式将部分新增读者转化为盗版读者,使热门网络文学作品的盗版现象更加猖獗。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表示,要站在新的历史节点和发展全局上重新认识和深化对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的重要性,“网络文学版图现在越来越大,相对来说风险越来越多,版权保护的重要性、必要性、复杂性日益凸显”。

盗版打击创作热情,侵蚀行业发展根基

“作家们的创作是文学生态的第一生产力”,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副总裁兼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随着网络文学发展成为文化产业重要的IP源头,版权保护直接影响着创作是否可持续,文化能否高质量发展。保护版权,就是保护作家的创新力,保护文化创意产业源头的驱动力。

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作家达到2056万人,净增约100万人,作品增长约200万部。上千万网络文学作家用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通过内容创作传承优秀文化,记录时代发展,成为文化产业繁荣发展的基石。

白皮书指出,绝大多数创作者将网文写作看作收入来源,其中33.1%为全职作者,网文写作是其主要收入来源。调查发现,网络文学作家频繁遭受侵权的比例高达42%,未经授权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原作品、抄袭、未经授权将原作品制作成有声书是最常见的三种类型。

更有甚者,部分盗版平台密切关注知名网络文学作家的新书动态,一旦作家发布新书预告便闻风而动,抢先注册书名,用劣质内容填充,诱导粉丝阅读。类似的盗版侵权行为层出不穷,盗版平台则通过流量变现等商业模式获得巨额经济利益,直接造成作家的收入损失,严重打击创作热情,不利于“文化就业”。

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热播剧《锦心似玉》原著作者吱吱表示,网络文学作家需要集中精力进行创作,让作家自己做盗版追溯、举证非常困难。调查显示,在遭遇过侵权的创作者中,仅32.1%的创作者有过维权行动。维权行动不积极的主要原因是维权成本高、过程复杂和消耗心力。

白皮书认为,盗版平台一方面扰乱了正常的内容创作秩序,不利于网络文学内容精品化、经典化发展;另一方面,大量违规内容、低俗内容滥竽充数,文学审美和价值导向出现偏差,对全社会特别是擅长使用新媒体平台的青少年群体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

治理盗版初见成效 版权保护任重道远

网络文学行业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对版权的重视与保护。近几年,在政府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以及各企业持续不断的维权投入下,网络文学行业的版权环境得到了初步净化。

作为网络文学代表企业,阅文集团在政策指导下,主动承担平台责任,积极维护作家权益。2020年6月,阅文集团发起行业正版联盟,联合各合作渠道支持正版内容并展开集中巡查与净化;同年8月,在中国版权协会的指导下,阅文集团与文字版权工委联合发出“文字版权保护在行动”联合倡议,联同主流出版社和各大搜索平台,共同探索建立正版内容保护机制。今年开始,阅文集团也增加了针对热播IP剧原著的专项盗版扫描和维权行动。

据介绍,阅文集团2020全年共针对1941本作品提起维权诉讼,在法务侧和版权侧建立了系统的维权流程。法务侧以网络监控、线索挖掘、侵权举报为维权起点,展开调查取证行动,通过线上投诉、行政投诉、民事诉讼、刑事报案等各种手段进行综合性维权。版权侧以版权全生命周期的后端保护为重点,从后端侵权角度出发,兼顾前端的授权细化,以版权管理部为市场监测数据的处理中心,通过专项的数据整理分析,耦合集团各业务部门采取不同的IP保护措施,完成IP生态的良好构建。

白皮书同时指出,横向对比视频、音乐、游戏等数字内容产业,网络文学的版权保护难度更大、形势更严峻:一是新技术让盗版产业链隐蔽化、成熟化趋势越发显著;二是盗版平台积累了大量流量,商业变现依赖搜索引擎、广告代理商等利益相关方,多方利益输送增加了打击难度;三是正版意识在用户市场的全面推广与培育还需要时间。

今年6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即将施行,进一步完善了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以及作品的定义和类型,创作者的合法权益在未来将得到更加有效的维护。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会长刘春田对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的前景持乐观态度,“新《著作权法》适应互联网新技术的发展,适应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时期背景,以及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新经济机制,更有《民法典》施行的新法律背景,在顶层设计的层面保证了网络文学市场发展的基本秩序和基本法律规则”。

———————————————————

免责声明:

1.本文援引自互联网,旨在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2.本文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未对该内容进行证实,对其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