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顺风车司机持棍威胁女乘客,有乘客曾被砍伤,为何屡屡出事?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8月15日,网友休女士(化名)在短视频平台发布一则视频,称自己在乘坐嘀嗒顺风车时与司机发生纠纷,遭到司机拿着警棍状物体“追杀”。

8月15日下午,嘀嗒出行对该起司乘纠纷发布微博做出官方回应,嘀嗒表示在接到反馈后,第一时间确认乘客安全并进行安抚,对司机进行了暂停接单和封禁的处理,之后全力配合警方后续工作。

8月16日晚,城阳公安发布警情通报,称网约车司机尹某某与乘客因打车路线变更发生争执,尹某某持橡胶棍并对乘客言语威胁。经调查,尹某某因以其他方法威胁他人人身安全,于8月16日被依法行政拘留。

尹某某的遭遇并非孤例。2019年1月26日,广东有嘀嗒顺风车乘客在争执过程中被司机用砍刀砍伤。此外,还有多位女乘客被司机猥亵。

为何嘀嗒顺风车恶性事件频发?

嘀嗒顺风车司机持棍威胁女乘客被行政拘留

8月15日,网友休女士在短视频平台发布一则视频,称自己在七夕节当天和妹妹一同乘坐嘀嗒顺风车,刚上车接到老公的电话,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于是休女士决定更换目的地并与司机进行沟通。休女士称司机在同意后,仍把其送到一开始下单时设定的目的地,后续在到达目的地后,两人发生口角纠纷。

休女士说司机让他加钱才同意把其送到想要更改的目的地,并要求按照正常出租车的起步费计算,休女士对此不满,称司机这样是违规的,司机说可以随便投诉。休女士在车上准备提交证据时,司机将车开动,休女士随即报警。见休女士报警后,司机催促休女士下车,休女士在下车后对司机的车牌号和本人进行了拍照,司机从后备箱拿出警棍样式东西,对休女士一路追赶。

8月15日下午,嘀嗒出行对该起司乘纠纷发布微博做出官方回应。

据嘀嗒出行发布的情况说明显示,8月14日当天,乘客休女士于18:18发布顺风车行程,后乘车出发。休女士因个人原因与司机协调,想修改目的地,司机表示修改不了。休女士称新的目的地比原来的还近,司机口头答应。相关录音证据显示,此后二人并未对新目的地的具体路线做进一步沟通和指示,乘客也未向司机指明新目的地的导航路线。

司机最终按原导航规划的路线,到达休女士最初下单时设定的目的地。休女士称“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他指路,就发现我从忙碌的回手机信息当中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我送到了我已经决定不去的地方。”之后,二人言语上发生争执,休女士让妹妹先行下车,此时系统判定行程结束,录音也到此停止录制。

后续,休女士报警后,司机对休女士进行催促,矛盾进一步激化。当日20时13分,休女士向嘀嗒客服致电反馈,嘀嗒客服确认乘客安全及司机离开后,对乘客进行安抚,第一时间确认具体情况。随后,平台联系休女士未拨通电话,平台出于安全考虑对司机进行了暂停接单和封禁的处理。平台再次致电休女士,休女士称警方要求平台协助提供司机信息,在核实身份后,平台第一时间将车主信息及行程信息提供给警方。之后,嘀嗒表示平台客服持续与乘客保持沟通状态,嘀嗒平台将全力配合警方后续工作,并持续关注事件结果。

8月16日晚,城阳公安通过官方微博就这起司乘纠纷发布警情通报,通报显示8月14日晚在城阳区康城路附近,网约车司机尹某某与乘客因打车路线变更发生争执,尹某某持橡胶棍并对阴某某言语威胁。经调查,尹某某因以其他方法威胁他人人身安全,于8月16日被依法行政拘留。

曾有乘客被砍伤,多名女乘客被猥亵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这并非嘀嗒顺风车首次出现恶性事件。

2019年1月26日,在广州白云区工作两年多的马先生准备乘坐晚上8点20的航班飞往苏州与妻子团聚。但在当晚,他在乘坐顺风车前往白云机场的路途中,因拒绝司机的无理加价行为,与其发生争吵和推搡,在争执过程中被司机用砍刀砍伤手指。根据广州市白云区中医院诊断报告,马先生左手尾指远节指骨骨折。

乘客报警后,白云警方依法对陈某处以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

除了伤人,许多司机还对乘客进行了猥亵。

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则判决显示,2017年3月23日凌晨3时30分许,被害人胡某通过嘀嗒软件平台搭乘被告人李某驾驶的奥迪轿车,从上海市延安中路MYSTClub酒吧出发回被害人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云台路XXX号YOUNG精品公寓的住处。

在车辆到达上述公寓附近后,被告人李某停车,趁被害人酒醉之机,在车内强行拥抱、亲吻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被害人,抚摸被害人大腿、将手伸入被害人下体。

被害人胡某挣扎下车后,李某尾随被害人至其住处,在被害人所住房间外的走廊上强行亲吻、搂抱被害人,强闯被害人房间,后在被害人开启移动电话视频欲拍摄李某时,李某放弃离开。2017年4月19日,被告人李某被公安人员抓获。

另一则判决显示,2018年10月29日20时30分许,肖某使用嘀嗒顺风车软件搭载被害人张某,行驶至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段中央大道距离津晋高速延长线约4公里东侧马路边附近时,肖某停车后来到张某乘坐的汽车后座上,违背张某意志,采取控制张某双手的方法强行对张某进行抚摸和亲吻,后因被张某反抗挣脱,肖煌驾车驶离现场。2018年10月30日,肖某被公安机关抓获。

据深圳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支队微信号消息,2019年9月,广东梅州罗女士搭乘嘀嗒顺风车时,被无运营资质司机蔡某猥亵。

嘀嗒安全成本逐年攀升,依然面临海量投诉

据天眼查显示,此次事件背后的嘀嗒出行是北京畅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前身为嘀嗒拼车,产品定位为一款社会化的手机拼车应用。2018年1月18日,嘀嗒拼车宣布品牌升级,从嘀嗒拼车升级为嘀嗒出行,从专注顺路拼车的出行平台,升级为出租车、顺风车兼具的移动出行平台。

在此之前,嘀嗒主要通过向在平台上提供顺风车搭乘的私家车主收取服务费盈利,升级之后向出租车司机收取的服务费成为嘀嗒的又一大营收来源。此外,嘀嗒的营收来源还包括广告及其他服务。值得一提的是,嘀嗒不同于传统的出租车营运公司,嘀嗒并未拥有或租赁车队车辆,不承担任何用车费用,走的是“轻资产”模式。

2020年5月,嘀嗒出租车正式入驻美团。至此,嘀嗒出租车与高德、百度、携程用车、去哪儿、同程用车和巴士管家等平台都实现了合作,已基本完成了所有主流聚合出行平台的布局。

2020年9月1日,嘀嗒出行六周年之际,嘀嗒出行对外公布了一组数据,自2014年9月1日至2020年9月1日,嘀嗒出行总注册用户数超1.8亿。

其中,出租车业务,累计注册出租车司机数超190万,累计认证出租车司机数近80万,橙星出租车司机数近14万,在86个城市开通了出租车业务,其中签订战略合作的城市达21座。

顺风车业务方面,注册车主数量超过1900万,认证通过的车主数也超过1000万,累计共享座位超24亿,30秒内接单超过1亿次,3分钟内接单超过2亿次,车乘互给好评超2500万次,嘀嗒顺风车应答率从40%上升到70%。嘀嗒出行还表示,连续六年坚持真顺风反对伪顺风,反对非法运营。

据天眼查显示,嘀嗒出行此前曾获得过4轮融资。2014年11月19日,嘀嗒出行获IDG资本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2015年1月1日,嘀嗒出行获易车网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5年5月6日,嘀嗒出行完成C轮融资,本轮融资金额达1亿美元,本次融资投资方包括崇德投资、挚信资本、易车网、IDG资本,其中易车网、IDG资本第二次参与嘀嗒出行的融资;2017年3月1日,蔚来资本完成了对嘀嗒出行的D轮融资,具体融资金额暂未披露。据嘀嗒出行官网显示,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任嘀嗒出行董事。

2020年10月8日,嘀嗒出行申请港股IPO,彼时嘀嗒被外界视为“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的有利选手,但公司招股书在今年4月失效。随后不久,嘀嗒出行向港交所重新提交了上市申请。

招股书显示,目前,嘀嗒出行的收入主要来自三大业务板块,分别为顺风车、出租车网约、平台广告。其中,顺风车业务为其主要的营收来源。

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自成立至2020年末为止,已为约4200万名顺风车乘客提供服务。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调研报告,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嘀嗒出行是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占据了66.5%的市场份额;嘀嗒出租车在网约市场排名第二。

公司2018年至2020年期内净利润分别为-16.77亿元、-7.56亿元、-21.94亿元;经调整净利润额(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则分别为-10.68亿元、3.16亿元、3.43亿元。

招股书显示,公司安全成本逐年攀升,2018年-2020年,嘀嗒出行的安全成本为100.5万元、949万元、1196.4万元。而2020年员工成本为581.9万元,安全成本已接近两倍。

然而,这么多的投入,并未让公司高枕无忧。

雷达财经通过黑猫投诉查询发现,公司的投诉高达7886条,涉及司机乱收费、随意取消订单、司机拼客等问题。

为何嘀嗒顺风车安全问题频发?

为何公司巨额投入,仍出现海量投诉和多起恶性事件?雷达财经调查发现,司机端审核不严是其中一个原因。

“300块钱就能帮你注册嘀嗒的顺风车司机”,该中介曾向雷达财经表示,存在驾龄不够、超龄车、车型不符、营运车、车辆所有人与驾驶证不是同一个人等问题的司机和车辆均可以帮忙注册,只要提供身份证、行驶证、驾驶证和车辆照片,这些都不是问题。

“嘀嗒200,哈啰150,嘀嗒哈啰一起办300块。”该中介表示,这些网约车平台的人脸识别系统都不用担心,用的是你个人的身份去办的,人脸识别录得也是你的形象。

在问及是为何可以做到无门槛代办,事后是否会被封号时,其表示“我们有后台,审核不出问题来,给我们你的证件就行”。

雷达财经随后又询问数名中介,均表示可代办嘀嗒顺风车车主,价格在150-300元不等,除了代注册业务以外,还可以帮网约车平台车主解封账号、恢复信任值、洗白账号等,声称任何问题均可办理。

此外,有行业人士认为,顺风车本身也存在管理难题。与普通的网约车营运行为不同的是,顺风车以分摊成本,利益共享为目的,且多以行程较长的城际为主。顺风车平台由于司机多为私家车主,所以目前监管也存在一定的限制,摄像头等安全措施的实施开展有一定难度,所以顺风车更容易成为安全事故的“重灾区”。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