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程和他的非常规方程式

在常程的微博里,大约有近20条的“顿悟”,他善于从很多毫不相关的事件中顿悟自身的困惑,一杯茶,一本书,一首歌,一抹夕阳,都可以开启他的思维运转,顿悟出很多无边际的情怀。

常程的第一条微博只有短短十二个汉字:智能手机会是PC真正的终结者。常程在社交媒体上敲下这个短句的时间为2011年3月20日,那时他对外的名号叫“乐商店掌柜”,听起来有些复古。

时隔四年零两个月之后,2015年6月1日,常程事先毫无征兆地出任ZUK的CEO,他此时所面临的第一大任务便是带领他的团队在智能手机领域打出一片天下。时至今日,智能手机究竟有没有终结PC的命运来印证常程的预言,移动互联网的趋势大潮应该会给出答案,但有一点是确信无疑的,“乐商店掌柜”这个深入粉丝人心的称号在这一天被终结了,取而代之的是“常程”,一个在现实世界中能对号入座的真实名字。

从内心的真实感受来讲,常程笑言并不习惯这一改变。“我对乐商店感情很深,粉丝叫掌柜都叫习惯了,我穿那套衣服也演了四年了,现在要把衣服脱了换剧本,不太适应。”常程说。

但是,所有的故事不过是对生活的一场比喻,熟读过罗伯特•麦基《故事》一书的常程自然很明白其中的深意,无论身穿哪一套戏服,出演什么样的剧本,这对于常程的生活而言,只不过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本色演出。

  事业方程式:静下心来做事

业内很多人说,常程是极具互联网思维的人之一。但是,常程对于业界津津乐道的“互联网思维”并不热衷,在他看来,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其实完全可以归纳为三个字:接地气。“所谓接地气就是说知道用户在哪,知道用户现在有什么问题,你能从现在怎么把他们带到一个更好的未来。”常程进一步解释说。

常程说自己只是更关心外面的世界,更叛逆一点,他说自己从来不穿西服,不太喜欢那种刻板的正式,他甚至固执地认为穿上西装之后思维就被束缚住了,而穿上随性的T恤衫,脑子每天都是活的。“叛逆有很多角度,我可能对新东西接收起来比较快,我觉得我还不算是个叛逆的人吧,叛逆分事情,对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会比较坚持。”常程说。

外界早就习惯了将常程的叛逆与茄子快传捆绑在一起,认为这是最好的诠释,外界普遍认为像茄子快传这样的移动互联产品不应该在那样的土壤里生根发芽,更不会取得成功。但常程反其道而行,出乎意料地成功逆袭。“茄子快传被人们津津乐道是因为我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常程轻描淡写地总结说道。

常程认为凡是顺大势而为的事情就会心中有底,在趋势中随波逐流,看似飘浮,其实方向坚定,他说成功的背后尤为重要的其实是一颗平静的心。

“静能生智”,这是常程所崇尚的信条,他甚至用不久前在Us open赛中获得冠军的90后小将Spieth的事例来教育他的团队。“斯皮思这次拿了冠军,你看他打球就非常地静,其实这跟做手机一样,最后打败你的不是别人,是你自己,其实我们这个ZUK团队不管以后做的好还是不好,我觉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最好的时候和最差的时候都保持平静的心,知道自己要什么就行了。”常程说。

常程说当下的社会太过于浮躁,能静下心来把一件事做好的人便显得难能可贵,“我希望给团队传达这种感觉,还是要静下来做事,简单的道理遇见浮躁的心态会演变成走形的发力。”

  产品方程式:做产品就是做自己

智能手机领域对于常程来说并不陌生,对于产品的感悟和鉴赏,研发出身的常程是自信的,他把这种研发出身的人比喻成“鸭”,并用“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样的诗句来诠释这种自信。“我是泡在这个圈里的人,对很多事情的感受程度跟别人可能不一样,我从进公司的第一天起就泡在研发的圈里,其实做研发,我的定位就是你一定要在下一个关键点之前知道事情会在哪发生,我觉得自己很多时候的叛逆就是因为在那个关键事情发生之前有预感,当大家还在沿着惯性跑道上跑时,我预感到了问题。”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对于产品,常程脑子里的观念又有些什么样的改变?

常程觉得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悖论,在“产品经理”地位被拔高到巅峰的市场环境之下,他认为产品固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在当下这个智能手机竞争环境里,不一定产品优先于品牌。“对我来说,品牌要大于产品,所以现在做ZUK,一定是品牌先出去。”

常程的第二个观念改变是软硬件之间的关系,在常程看来,一款智能手机产品的灵魂应该是它的软件系统,“最后能黏住用户的一定是软件”,在很多公开场合里,常程也曾多次表达这样的认知,他认为ZUK的定位是一家软件公司,唯有这样的定位,才能维系更持久的生命力。常程对于软件的热衷是直言不讳的,“做硬件跟做软件不一样,做软件我今天看见了错误,明天就可以用代码进行修正,而如果硬件出了错,就只能等下一次了,这个成本很高。”常程说。

对于产品认知,常程如今还有更高的人性角度,他说做产品是最容易的,因为产品就是自己,然而做产品又是最难的,因为能做回自己的人不多。

而常程正走在那条做回自己的漫漫长路之上。

  竞争方程式:去思考用户到底想要什么

2015年新年过后的第一周,常程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Google不是第一个做搜索引擎的,苹果不是第一个做智能手机的,阿里不是中国第一个做电商的……,当后来者发现先行者在未知的市场迷失方向的时候,就是快速超越的绝佳时机。

鉴于这样的一段论述,我们无可避免地聊到了对手,当然也聊到了小米。

就在常程接受本次采访前不久,市面上开始流传出很多有关“小米拐点论”的文章,一度风光无限的小米开始被人看跌。常程说不管是看涨小米的人,还是看跌小米的人,其实差不多都是同一批人,希望跟失望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常程并不掩饰自己对小米的欣赏,他觉得当初小米横空出世之时切准了市场的点。常程不愿意将小米的现状总结成“迷失”,他只是觉得“小米太大了,长得太快了,这跟人的欲望有关,如果稍微控制一下欲望,小米还是一家很值得期待的公司。”

常程说欲望是一把双刃剑,没成功的欲望肯定不行,成功的欲望过了头也不行。“我一直认为人生就是一个个的波峰波谷,人在波峰波谷之间还能一直往上走便是好事,很多人在波峰波谷之间直接被震死了。”

源于这样的认识,常程跟团队一直强调“要做一个长线的产品”,他不喜欢昙花一现般的轰轰烈烈,他所追求的是产品的生命力。常程说自己甚至不愿意花太多的精力去考虑竞争对手,因为过多考虑对手的潜台词就是花更多的精力来考虑他是谁,反而会忘了自己是谁。“我希望自己能够回归问题的本质,去思考用户到底想要什么,还有什么事情可能会发生,我们能不能在未发生之前就理好应对之策,我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

但这些看似平静的“守势”并没有抹杀掉常程心中的锐气,“我们走自己的路,也不给别人留路。”常程曾在微博中这样写道。

常程这种接近于自负的自信有他自己的理由,“我们今天之所以敢选手机来做,就是因为我们在这个圈里泡的太久了,我们知道问题在哪,也知道机会在哪。”常程希望自己能用一种更为易懂的方式来描述ZUK手机的与众不同,可也许出于保密的缘故,他真正能说的东西并不多。“就产品本身来讲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很多可说的东西,我们很快会一一揭开我们的一些卖点。我们会有不一样的模式,我们不会跟随任何一个人。”常程说。

  管理方程式:情感代替规则

常程希望用最为简单的方式管理他的团队,这跟ZUK产品所传递的理念诉求几乎完全一致。常程现在还不太愿意把“简单”理念定性为企业的文化,他觉得目前的ZUK还没到提炼企业文化的时候,在当下,简单只能是一种主张。

在常程的心里,简单是一种数学逻辑推导,学数学出身的常程在他的惯常思维中估计很难摆脱这样的知识结构束缚。“其实人已经把我们正在经历的和即将经历的事情总结到很高的境界了,这就跟我们学数学学定理一样,定理明白了,题目就很容易了,在实际运用中用这个定理去解就可以了。”常程说。

常程说互联网时代世界是扁平的,这就要求在团队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平的,这样更利于分工协作。常程习惯于将自己的团队成员称之为“兄弟姐妹”,他希望自己能用情感纽带来管理这支团队,而不是冷冰冰的规则。

常程直言:“我做事情会想最坏的结果,我的逻辑就是确保最坏的事情别发生。我个人无所谓,比如名声丢了就丢了,面子掉地上就掉了,但外边的这些兄弟姐妹,他们都是铁了心跟着我们打拼的,为了他们,我们也绝对不容有失。”常程说此话时,眼睛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看了看外面忙碌的公司成员,眼神里充满真诚和责任。

常程觉得规则是可以改的,在不同的阶段,在不同的场景里,可能规则都会不太一样,常程说自己之所以觉得情感更为重要,是因为情感决定了信任,而团队间的彼此信任才是战斗力的保证。

“在我的团队,出了事我都担着,出了成绩你都拿走,这是我的哲学,这是情感因素带来的,特别是对我现在的公司,情感上带来的东西比规则更重要。”常程爽朗的话语中,透着一股剑客般的侠气。

就目前新生的ZUK来说,常程认为当下正是打破规则的阶段,他不希望拿规则来束缚人心,隐藏问题。常程说自己办公室的门永远是开着的,公司任何人来找他都不需要先敲门。他说这也是一种情感,而不是规则。

常程并不否认情感其实比规则更为复杂这样的结论,他说正是因为情感比规则复杂,他才选择了情感,因为这样能使他更为用心。常程说自己在情感与理性发生对抗之时,他会听从于自己的信仰,他所指的信仰跟任何宗教都没有关系,对于信仰,常程有自己的一套解释:“信未来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我就选择信那个。”

  生活方程式:体验主义者

翻阅常程的微博,你只能看到无数的碎片,很难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来。

常程在杨绛的句子里感受内心,在米兰•昆德拉的金句中体味生活,一首杨乃文的《女爵》他甚至能反复听上50遍,直至在歌词中有所顿悟,常程追各种新鲜的影视剧,韩剧、美剧、甚至TVB,包罗万象;他是资深足球迷,也看网球,喜欢F1赛车、高尔夫赛事,他收藏各式各样的法拉利车模,看各式各样的书,他甚至通读罗伯特•麦基的《故事》——这是一本相当冷门的编剧学教程。

所以,你很难知道常程究竟喜欢什么。

“你是一位极致的体验主义者吗?”常程不可避免地被这样问道。

常程并没有给出答案,看上去他很满足于自己的这种状态,这是一种永远在路上的状态,常程尽一切可能地与这个世界进行多维度的接触,他想了解很多,他的感悟也很多。

在常程的微博里,大约有近20条的“顿悟”,他善于从很多毫不相关的事件中顿悟自身的困惑,一杯茶,一本书,一首歌,一抹夕阳,都可以开启他的思维运转,顿悟出很多无边际的情怀。常程说自己喜欢看书,其中很多顿悟皆来自于真心的阅读,“很多时候跟那时的心境有关系,我看东西是带着问题去看的,很多问题放在脑子里解不掉,就带着问题去看,可能你所看到的东西跟脑海里的问题完全不搭,但是那一刻那种感觉就通了。”

每当常程捕捉到这种感觉的时候,他都会当即用笔记在一个本子之上,在采访中常程给我们出示了好几个写得密密麻麻的小本子。常程甚至朗读了笔记本中的一个句子,此时,你会感觉到常程像位诗人,简单,干净,富有激情。让人暂时忽略了他ZUK CEO的身份,而就在不久之后,眼前的这位诗人要向世人提交他的新作品,作品的名字叫Z1,一款与常程的命运交织在一起的智能手机。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