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次被做空的跟谁学财报发布 2020Q1净收入同比增长382%!-非常在线

五次被做空的跟谁学财报发布 2020Q1净收入同比增长382%!

2020年5月6日,跟谁学(NYSE:GSX)公布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跟谁学2020年Q1营收净利均大幅度增长,截止到3月31日,跟谁学已连续实现8个季度规模化盈利,其中6个季度则增长速度保持在400%以上。

在2019年上市的三家在线教育公司新东方在线、跟谁学、网易有道中,目前跟谁学的市值最高。

业绩高速增长的同时,资本市场对这份财报也非常满意,自财报发布后,跟谁学股价一路上涨,截至发稿,跟谁学股价报收40.87美元/股,上涨4.82%。

一直以来,跟谁学深耕在线教育,今年也是趁上了在线教育的东风,但当疫情结束后,线下教育重启,跟谁学还能保持如此亮眼的业绩吗?再加上在线教育赛道逐渐拥挤,竞争日益激烈,未来跟谁学的前景如何呢?

通过这份财报,我们或许可以了解到一些价值点。美股研究社也将结合行业概况来对跟谁学的这份财报进行解读。

跟谁学2020Q1净收入12.98亿元 同比增长382%

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Q1季度跟谁学实现净收入12.9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82%;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1.91亿元,同比增长406%;现金收入达13.74亿元,同比增长358%。

正价课付费人次达到77.4万,同比增长307%。这主要是受疫情影响。

经营性现金流为衡量一家公司业务是否健康的关键指标,跟谁学也表现不菲,财报显示,跟谁学的经营性净现金流为1.1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82.2%,截至3月31日,跟谁学的现金资产余额,包括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和长期理财产品等,合计为27.37亿元,同比增长815%。

作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K12在线教育行业,跟谁学市值一度超过100亿美元,目前是国内乃至于全世界范围内市值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

跟谁学在在线教育领域积累的丰富经验,已使其形成头部优势。跟谁学实现规模化盈利 最重要的是押对了在线大班课这一模式。

在线课程极大地节省了租金成本,而通常租金占线下课程收入的15%-20%,因此K12线上大班课的毛利率非常高,具有较大的利润空间。一般能够达到60%-80%,而线下小班模式的毛利率则在50%左右。

跟谁学主要通过采用“名师授课+双师辅导”模式在市场上打响知名度,这模式不仅在建立师资团队方面节省了开支,还为企业带来可观的利润表现。

在名师策略上,目前跟谁学聘用的教师平均教龄在10年以上,平均年薪在200万元以上,跟谁学称为行业最高标准,并围绕主讲老师配置辅导老师、教研、运营等团队。

其次,以双师(主讲老师+辅导老师)在线直播大班课的模式切入,同时聘用线下头部教育培训机构5%的优秀教师,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名师效应和在线教育的优势。

在跟谁学纽交所上市时,陈向东就表示,跟谁学做对了三件事,其一是专注于K12市场;其二是聚焦双师大班直播课的模式;其三是多元化的团队组成。

另外,在2020一季度财报发布会,陈向东在公司内部邮件中也提到,跟谁学“将继续专注于在线直播大班课。”

由此可见,在线直播大班课,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跟谁学赖以生存的最重要业务。

在线教育助推跟谁学营收暴涨 但是在线教育赛道却日益激烈

疫情期间,最火的莫过于“在线教育”。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迎来了一波千亿免费流量,在线教育的发展和渗透前置,对于整个教育行业来说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2020年年初,经济的灰犀牛遇上新冠肺炎这只黑天鹅,疫情使得线下活动受到限制,线下活动开始向线上转移,成为“线上经济”的一个拐点。

为响应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2月初,全国有超过1亿中小学生在家上起了网课,在线教育也随之迎来了一波流量高峰。

在全国疫情严峻的情况之下,头部在线教育机构们通过捐资、免费提供在线教育课程以及技术输出等方式,扩展了市场,也让用户了解了在线教育,培养了用户习惯。

比如,跟谁学向武汉地区的中小学生捐赠20000份共价值2000万元的寒假正价直播课,而且旗下“微师”产品为全国教育机构和教师提供免费的在线直播工具,“成蹊商学院”也为线下机构转型线上提供专业培训。

跟谁学旗下的K12在线教育品牌“高途课堂”更是联合今日头条、新浪微博、爱奇艺、快手等平台向全国中小学免费推送K12全科课程。在赚得市场好感,建立口碑的同时,跟谁学也培养了一大批潜在客户。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市场前瞻分析报告》数据显示:未来几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保持15%左右的速度继续增长,到2024年预计突破4亿人,总体市场规模将突破4500亿元,市场潜力非常大。

在线教育前景广阔,但是竞争却日益激烈。

学而思网校、新东方在线、猿辅导、作业帮等品牌都开始布局在线大班课。有道精品课早就提出“All In K12”,引入双师模式,落地内容+技术+服务。网易CEO丁磊也明确表示将加大对在线教育的投资,教育领域定位于网上课程和线上教育。

此外,而腾讯公众号则更名为“腾讯小学网校”,部分课程直接链接到腾讯的在线直播课程“企鹅辅导”。今日头条的K12网校“大力课堂”也正式上线,瞄准小初高,主打大班课,采用“主讲老师+辅导老师”的模式。

竞争加剧的同时,如何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成为各在线教育机构的重中之重。巨头夹击之下,跟谁学的路并不好走。

五次遭受做空机构质疑 跟谁学未来发展挑战重重

尽管这次财报发布后,跟谁学的股市有所上涨,但跟谁学甩不掉的却是资本市场的质疑。

5月6日跟谁学前脚刚发完财报,香港资产管理机构天蝎创投就发布了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直指跟谁学郑州买楼、名师薪资、课程质量等问题。

而在5月7日晚,做空机构香橼再次发布了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在这份报告中,香橼集中控诉了跟谁学的业务成本问题,并认为跟谁学高效的运营效率,是得益于部分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

但是对于香橼的这份报告,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凌晨发微博回应,称所谓的“实锤”没有一个实质性的证据和严谨的量化分析。

其实,做空机构普遍不相信跟谁学“过于完美”的营收数据,跟谁学已经被先后被做空五次。

早在2月26日,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发布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报告指出,跟谁学存在夸大财务数据、刷单、教师资质存疑等问题。并称尽管公司上市以来股价已经翻了三倍,但实际上是教育上市公司中最差的。

而香橼在跟踪了跟谁学20%以上课程后,更是直指跟谁学“高达70%的营收是虚构的。

跟谁学在行业普遍遇冷之际实现超预期增长,这引起了各方质疑,做空机构频频出手,2月至今,灰熊、香橼、天蝎创投先后发布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从指控其财务造假、净利夸大,到质疑其名师薪资、课程质量,一步步地将跟谁学推向了风口浪尖。

但是跟谁学也对做空称报告进行了强烈的谴责,跟谁学表示:一,做空报告中列举的微信公众号是跟谁学进行市场投放和推广的合作方,跟谁学在微信里还有其他更多的市场投放和推广,目的是服务广大学生、宣传公司业务;二,跟谁学全部关联方交易已完整披露于财务报告中;三,财报披露的正价课付费人次为报名口径,以交费时间为准。但是依旧没能平息做空机构对跟谁学的质疑。

除了遭受做空质疑之外,跟谁学也面临着不少困难。

根据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预计2023年K12课外辅导在线大班课程市场整体流水有望从2018年的约150亿元人民币大幅提升至约2000亿元人民币。

蛋糕越大,竞争就越发激烈。如今在线教育行业内正在酝酿着一场关于流量、关于名师的争夺战,在这场争夺站的背后,是参赛方不得不为此支出的足够多的营销费用,流量之争在本质上还是一场烧钱大战。

面对在线教育行业高昂的获客成本,跟谁学方面以后的业绩可能就不那么好看了。

此外,尽管头部讲师为跟谁学营收贡献了巨大的力量,形成了跟谁学的 “技术”壁垒,但是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跟谁学未来发展的一大隐患。

根据跟谁学提供的招股书显示,跟谁学TOP10的讲师授课总收入在2018年占其总营收46.6%,2019这一数字也占据了40%。这直接造成了跟谁学对于名师效应的依赖。如果在竞争中被对手挖角,可能会给跟谁学在营收方面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在课程方面,跟谁学也一度被学员投诉,聚投诉平台近期显示,近期有多起关于跟谁学虚假宣传、诱导消费者进行消费的投诉。

除了学员投诉外,管理层也问题频出,跟谁学的高管纷纷离职。

作为在线教育的龙头企业,跟谁学在未来在线教育的爆发期间将会坐享一段时间的行业红利。但疫情之后线上流量不在,且竞争进一步白热化,跟谁学其不仅要守住自身已经建立起的地盘,还要直面来自巨头的竞争,而咄咄逼人的做空机构,也时刻紧咬着跟谁学。跟谁学下一季的财报,还能维持高增速吗?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五次被做空的跟谁学财报发布 2020Q1净收入同比增长382%!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