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解读:破圈之后的B站,如何继续突围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近年来,内容视频化的趋势不断得到加强,在线视频江湖也随之变得更加拥挤,更加风起云涌。

在一众根基深厚,各有来头的巨头中,凭“用爱发电”快速崛起的“小破站”哔哩哔哩(简称B站),实在是一个异数。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10多年过去,“小破站”至今依然在高速成长。

近日,哔哩哔哩发布了截至12月31日的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对于B站2020年的表现,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表示:“2020年对B站是具有深刻意义的一年……通过持续推出高质量内容及行之有效的品牌宣传,B站不仅覆盖了中国年轻一代,更在大众层面建立了广泛影响。”简而言之,在2020年,B站孜孜以求的“破圈”已经取得巨大成功。

“破圈”显然并非B站的终极目标。新财报表明,“破圈”之后的B站,已经站在了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同时也需要面临更多的挑战。

B站已经成功破圈

业绩方面,陈睿对B站2020年的评价是:“纵观全年,我们高效执行了增长策略,推动各项业务迈上了新的台阶。”

事实也确实如此。财报显示,B站2020年实现总营收120亿元,同比增长77%。B站的增长非常惊人,要知道在5年前,也就是2015年,B站的全年营收只有1.31亿元。换而言之,5年时间过去,B站营收暴涨近100倍。更为难得的是,2020年B站营收同比增长77%,这个增速为B站上市以来最高,比2018年的67%和2019年的64%明显要高。

临近2020年年底,第四季度B站的收入增长更进一步,同比增长91%,达38.4亿元,同比增速为2020年全年最高。各细分业务分部中,非游戏业务全部实现三位数增长。其中增值服务同比增长118%;广告业务同比增长149%;电商及其他业务同比增长168%。

收入的增长还是其次。实际上,更能体现B站已经成功破圈的,是其用户规模的急速扩大。2020年第四季度,B站月活用户2.02亿,同比增长55%,而去年同期为1.303亿,同比增速为40%;2020年第四季度,平均日活用户5400万,实现42%同比增长。横向对比,在月活和日活用户规模上,B站已经接近“优爱腾”三巨头中的优酷。

月活用户规模破2亿,总营收达到120亿元。从亮眼的各种财务数据,尤其是用户增长来看,B站确实已经在2020年成功破圈。

然而在突飞猛进的高速增长背后,B站难免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持续扩张的亏损是其中一个方面,同时还有比亏损扩大更严重的问题。

破圈的代价

回顾起来,B站在2020年的增长策略非常清晰,两大要点就在于陈睿所说的“品牌宣传”和“高质量内容”。

2020年的视频行业充满意外和爆点,堪称精彩纷呈,其中B站也为行业的热闹出了不少力。从2019年跨年晚会一鸣惊人,到凭借《后浪》《入海》《喜相逢》的“浪潮三部曲”持续引发舆论关注;于此同时,B站还以8亿元的高价拍得英雄联盟总决赛直播版权,并陆续出品《说唱新世代》《风犬少年的天空》、《但是还有书籍》等爆款OGV(专业机构创作视频 )内容。

在话题性和优质内容的双重加持下,B站在2020年实现了高效的用户和收入增长。这个逻辑很简单,先用优质内容实现对用户的拉新促活,而用户的增长,又可带来相对应的广告、会员和电商收入增长。稍稍联想一下就会发现,这相当于走上了“优爱腾”PGC的老路。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更“重”的模式,高投入、高回报、高风险。哪怕B站之后仍然坚持以PUGV(专业用户创作视频)内容为主,但是对OGV的持续投入,依然会为B站带来巨大的成本负担。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B站的净亏损明显有了进一步扩大,2019年全年净亏损为12.89亿元,而2020年净亏损高达30.12亿元。

除亏损外,B站更大的损失在于原本社区氛围的稀释。一方面这会对B站的运营管理能力带来更大挑战,比如2021年2月初,B站动画区头部UP主LexBurner的言论与B站引进的番剧《无职转生》引发争议,就暴露出了这一问题。

另一方面,社区氛围的稀释,也会造成B站用户粘性的下降。这从B站DAU/MAU的比例变化中可以看出,2019年第四季度,B站平均DAU/MAU的百分比为29.1%,而2020年同期这一数据为26.7%。从这一数据来看,B站的用户粘性,正在下降至与“优爱腾”近似的水平。

总之,“破圈”成功对B站而言有得有失,得到了用户和收入的增长,以及平台影响力的扩大;原本独特的社区氛围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也失去了一定的用户粘性。

破圈之后的三大挑战

无论如何,B站的成功“破圈”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站在新的起点上,回顾总结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必须要为接下来将要迎来的新挑战,积极做出准备。

总的来看,破圈之后的B站,在三个方面,可能需要面对远超以往的巨大压力。

第一,资金方面,B站的资金饥渴问题变得更加突出。过去B站的亏损问题,较“优爱腾”要缓和一些,如今伴随着B站对自制内容投资力度加大,相应的亏损问题难免也会更加突出。但B站并没有“优爱腾”那样强硬的后台,虽然同时接受了腾讯和阿里的投资,但从他们手里拿钱,显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一旦B站对外部资金有了更多依赖,其独立性就会受到更多威胁。

第二,内容方面,运营压力更大,监管压力也更高。过去B站就因对低俗内容审核不力,时常被指责“打擦边球”。在B站一路“破圈”的过程中,这一问题依然被频繁提及。如今体量更大,相关的运营和监管压力自然也就更大。

第三,市场竞争方面,B站需要面对长短视频的双面夹击。过去B站更多被认为是快手、抖音的竞争对手,字节跳动持续加码西瓜视频,把这种冲突更直接地呈现出来。但是伴随着B站对OGV的持续投入,B站自制综艺影视,就需要直接与“优爱腾”展开同台竞技。这样一来,B站就不得不防备同时来自长短视频的双面夹击。

B站还要继续突围

破圈之后的B站登上了更高的台阶,同时也需要面临更多难题。其中有一些非常棘手,一个没处理好,就可能会让B站多年的努力化为云烟。包括如何处理好与腾讯、阿里的关系,如何在拉新的同时保持对用户的粘性等等。

B站最大的劣势在于起点太低。在视频行业中,B站的资历并不算浅,认真算起来,B站上线的时间,比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都还要早。可惜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背后都有巨头的支持,而B站没有,所以它只能靠对外融资来缓解资金困局。同时B站的核心竞争力,又不像字节跳动那样显著,这就使得B站面对外部资金时,更加显得局促和紧张。

而B站过往最大的优势,在于对年轻用户群体有很高的粘性。但现在随着B站的成功破圈,这种粘性明显有所降低。新财报发布后,陈睿在电话会议中表示,未来B站平台用户范围将更广泛,从90后、00后拓展到85后-00后,甚至80后-00后。也就是说,未来的B站不再只是面向年轻人的视频平台,它将变得更综合,更全龄化,这当然会带来更多问题,难保不会让它“泯然众人”。

总而言之,B站想要继续突围,跻身为国内真正的顶级视频平台,实现陈睿所说的“MAU做到4个亿”的目标,要面临的现实问题并不少。但这些困难并非不可战胜,B站能够一路“破圈”走到今年这一步,就有可能会不断突破自我,继续一路突围。

文/金融外参记者程祥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
阅读更多

得物困于潮流

到现在乔先生回忆起大学时候和同学的炒鞋经历,那句“涨价了我就卖,不涨价我就自己穿。”似乎还回荡在耳边。当时因为喜欢潮牌,动辄上千…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