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局前夜,宁德时代追不上“新时代”

从曾毓群以345亿美元的身价登上香港新首富的宝座时,外界对宁德时代的争议就没有消停过。

5月19日,宁德时代成交8.5亿元大宗交易,成交价格340元,较当日收盘价折价约9%。自从2020年以来,宁德时代的股价便一路狂奔,仅仅一年翻了3.5倍,到2021年,宁德时代的最高的市值达到9800亿元。

回望宁德时代以往的历程,201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达到77万辆,同比增长53%,连续三年都是全球销量第一。国内新能源汽车规模的扩大,直接为宁德时代提供了无限可能的机会,也正是2017年,宁德时代超过日本松下,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商。

2018年6月,宁德时代成功上市。从某种角度来看,宁德时代的成功离不开时代的幸运加持,尤其是最近几年,国内新能源造车势力如火如荼,宁德时代更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但另一方面,外界唱衰宁德时代的声音也越来越热烈。2020年3月份,比亚迪发布刀片电池,在发布会现场比亚迪播放了刀片电池和三元锂电池针刺试验的比较视频,一举将宁德时代的电池安全性送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与此同时,各大车企也纷纷上演电池“内卷“,大众投资国轩,奔驰入股孚能,蔚来上线固态电池,特斯拉选定LG化学为独家电池供应商……种种迹象表明,宁德时代正处在一场大变局中,未来是悲是喜,难以琢磨。

既生“迪”,何生“宁”?

作为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的老大与老二,宁德时代与比亚迪一直处于的针锋相对,水火不容的状态,去年3月份,比亚迪在发布会上做的比较实验更是将二者的关系推至冰点。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相比宁德时代,比亚迪才是中国动力电池领域的先驱者。1995年,王传福建立第一条镍镉电池生产线,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比亚迪的多种电池销量在全球

在宁德时代成立之前,比亚迪已经于2010年正式进军汽车领域。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国内推出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工程,2010年,比亚迪的E6就在深圳成为第一辆新能源出租用车,此后还涉足公共交通,生产电动巴士。

直到2011年,宁德时代成立,起初,宁德时代并不具备与比亚迪抗衡的能力,但转折点就在随后的几年里。一直有人说宁德时代是命运的“宠儿”,从某种角度来讲,这种评价的确无可厚非,不少车企都是宁德时代在称霸道路上的“贵人”。

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宝马。2012年,华晨宝马与华晨宝马与CATL决定就华晨宝马规划中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及产品之诺1E的高压电池项目展开合作。也正是因为这次合作,宁德时代

成为宝马在国内市场唯一一家电池供应商。

坦白来讲,得到宝马的青睐是宁德时代在日后赶超比亚迪最大的伏笔。据悉,在2015年之前,比亚迪无论是在电池技术,还是新能源车销量上都有着极好的行业话语权,但遗憾的是,比亚迪在新能源汽车补贴红利之初,并未将未来电池的希望放在其他车企上,而是选择自产自销。

这就给了宁德时代绝佳的反超机会,更何况,在此之前,宁德时代就已经拥有了宝马这个天然的品牌“靠山”。2017年,宁德时代与上汽达成合作,随后,长安、吉利、广汽等多家传统车企也纷纷向宁德时代抛出橄榄枝。

2017年宁德时代的客户为74家,而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20家。

也正是在2017年,宁德时代第一次超越了比亚迪,自此称霸动力电池领域。相关研究机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电动汽车电池装机量为1312.4MWh,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占有率达到20.98%。而比亚迪电动汽车电池装机量为1084.9MWh,市场占有率为17.35%。

或许是心有不甘,自从被宁德时代反超之后,比亚迪就另辟蹊径,死咬技术战不放。在比较实验后,曾毓群对此表示电池的安全和电池的滥用测试是两回事,引起比亚迪李云飞的呛声:“不服?那你也来扎一下吧!”。

比亚迪对技术有多执着?据《新能源汽车专利20强企业榜单》显示,比亚迪在科技含量最TOP的前两项中高居榜首,专利数分别达到4368件、3997件;在外观设计专利领域也位列前三。创新最为密集的发明专利方面,比亚迪4368件,超过了第2-7名发明专利数量的总和。

既生瑜,何生亮。有意思的是,2020年一季度,LG化学以27.1%的市场占有率跃居首位,终结了宁德时代连续三年排行第一的纪录。宁德时代以17.4%的市占率位列第三,比亚迪则从去年第三下滑至第六。戏剧化的转折,二者恐怕都未曾料到。

宁德时代的电池“烦恼”

2020年5月份,一则广汽新能源Aion S自燃的消息,在各大社交媒体传开。

尽管各方都未明确地给出汽车自燃的绝对性理由,但矛盾依旧指向了其搭载的宁德时代811高镍三元电池。公开资料显示,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使用的是镍钴锰酸锂或者镍钴铝酸锂,但值得注意的是,高活性的镍元素比重越大,正极材料的热稳定性就越差。

有媒体统计过,从2019年3月到去年12月,国内电动车发生自燃事故共有36起,其中有33起事故车辆,搭载的电池类型均为三元锂电池。811高镍三元电池作为镍元素活性最高的,自然便成了舆论的众矢之的。

2020年9月份,宁德时代一则传言彻底将811高镍三元电池的话题推至巅峰。据悉,有传言称由于安全性备受质疑,宁德时代将放弃811电池,转向重点开发523。由于811在世面上的流行度,宁德时代股价出现大幅度波动,短短两天之内,市值累计损失超过400亿元。

如今,三元锂电池的讨论度越来越高,有关宁德时代是否会转移内部中心的猜测也层出不穷。一方面,高镍化是当前电动车的主要电池技术之一,也是各大品牌争相角逐的重点。

据悉,2020年3月份,LG化学与浦项化学签署了一份供货合同,将购买价值16亿美元的12.5万吨高镍正极材料,以提升高镍电池的市场竞争力;松下供应特斯拉的“2170”电池也是高镍化电池,并且松下曾经公开表示要在5年之内将电池的能量密度再提高20%。

但在另一方面,也有人并不看好宁德时代继续发展811电池等三元锂电池。新能源补贴退步之后,国内造车势力不得不提高对成本的控制。相比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能直接带来车企成本的下降,尤其是特斯拉的价格“屠刀”高举高落,去年,有媒体称蔚来已经包下宁德时代一条磷酸铁锂电池生产线。

目前小鹏汽车20%的P7订单和10%的G3订单来自磷酸铁锂电池版本车型。另外,随着充电桩越来越多,以后电动汽车的续航需求将远远低于从前。

2019年前11个月里,我国动力电池产量同比下降13.8%,但磷酸铁锂电池产量累计达到28.0GWh,同比上升5.7%。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销量65.9GWh,其中三元锂电池34.8GWh、同比降34.4%,反观磷酸铁锂电池30.8GWh,同比增长49.2%。宁德时代的烦恼显而易见。

宁德时代的“四面楚歌”

2019年,李想在一次采访中如是说:车企想与宁德时代合作的方式往往是董事长排队到他们那里要电池。很长一段时间,宁德时代的电池都供不应求,曾经有一份报道称,小鹏汽车为了从宁德时代顺利拿货,何小鹏不得不亲自赴宁德驻守一周。

宁德时代如日中天的时候,国内造车三兄弟被媒体戏谑为宁德时代的“打工人”,2020年,宁德时代的装机量分别占了蔚来供应的的100%、小鹏的83.1%、理想的70.07%。值得一提的是,正是由于这种的背景,造车势力往往要受到电池供应的掣肘。

今年3月份,李斌公开表示供应的电池比蔚来期望得要少,再加上,电池本身的成本就在整个造车成功中占到大部分,至少占到整车价格的25%左右,电池“供货商”一家独大,背后隐藏的潜在风险不言而喻。

很明显,车企都逐渐意识到这一点,早在2020年9月份,特斯拉就曾表示要自行生产电池;

2020年,戴姆勒集团宣布,计划在全球3大洲7座城市共布局9家电池工厂;2021年3月,大众举办第一届动力日,并公布公司未来十年的电池路线图……

不止国外,国内长城汽车2018年将旗下动力电池业务拆分出来,成立蜂巢能源;吉利科技在规划建设年产能42GWh的动力电池项目,总投资300亿元;广汽在2021年的发布会上公布动力电池技术战略。

如果车企纷纷自力更生,宁德时代的未来似乎并没如先前那般明朗。更值得一提的是,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欧洲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52%,达到40.33万辆,超越中国成为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而2021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滑44%至33.5万辆。

局势的变迁催生了宁德时代另一个不可小觑的对手“LG化学”。据悉,在全球20大汽车品牌中,LG化学的合作者就高达13家,甚至横扫整个欧洲市场,2020年一季度,LG化学反超宁德时代,2020年7月份,LG化学以24.6%的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一。

四面楚歌之下,这是动力电池领域变革的前兆,而该往如何迈进,宁德时代值得思量。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