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元的眼镜卖到199元,怎么可能?

你一定厌倦了在某宝上购物之后,又和别人撞衫的尴尬了吧,又或者是网上的东西虽然价廉但并不质优,摊子铺这么大,库房那么多,成本怎么可能不高。既有的网上购物已经很难再让人兴奋,“双11”都在眼前了,购物车里还空空如也。

我们不如换个角度想一下,如果你想要什么,卖家就做什么,这事儿是不是就有意思多了。其实大件产品的定制化已经比较普遍,比如家电、家具等,但如果是定制一双鞋子、一件衬衣,又或者是一个酷酷的旅行箱,你想到的第一家平台应该是必要商城。

必要最近想把定制化这件事儿玩得更大,比如定制汽车。这个大块头的游戏联手了吉利汽车,推出的是吉利熊猫1.5L自动酷趣版,你同样可以选择不同的配置,比如车身的颜色、座椅的颜色和材质等等。

必要商城和其他电商平台稍有不同,淘宝是C2C的商业模式,京东和天猫是以B2C为主,必要主打的则是C2M的购物方式,即Customer-to-Manufac-tory,这是一种由客户到工厂的新型互联网工业模式,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产品的不同配置,比如可以选择衬衣不同的领角、扣子颜色以及是否在袖口处刺上你的专属签名。

必要商城的创始人毕胜将C2M形容为“短路经济”,也就是说通过必要商城,用户可以直接对接全世界各行业最顶级的制造商,省去中间所有加价环节,制造商根据用户的需求来生产,降低用户成本。

必要商城是毕胜第二次创业,在离职百度后,他在2008年创办乐淘网,这是一家专门聚焦在鞋类的电商网站,在经历了电商巨头崛起以及资本寒冬等一系列变故之后,2014年,毕胜低价卖掉乐淘,开始筹备自己的第二次创业。

毕胜和雷军私交不错,但在卖掉乐淘之后,他就在朋友圈消失了,一年之后,带着必要商城卷土而来。之所以做必要,是因为毕胜想明白了几个道理,首先,二次创业还是要在熟悉的电商领域,而且要取巧,不能跟80、90后小盆友直接拼体力,二来在满大街“XΧ同款”的影响下,定制化的产品逐渐成为刚需,这是一种让用户有“参与感”的购物体验,有“私人定制”的专属感。

更重要的是,C2M是电商平台活下来的一条捷径。市场价上万的奢侈品女包,生产成本只有百元,从生产到消费要经过20多个加价环节,有100多倍的加价,但如果能够以消费者需求为开端,用互联网数据驱动生产制造,直接连接消费者与生产制造商,把所有的流通环节、库存全部打掉,不仅实现零库存,降低产品成本,还能帮助用户省下不少银子。

毕胜一直强调几个概念:C2M、柔性生产链、对各种行业进行小米化改造。简单说来,C2M可以解决库存问题;柔性生产链区别于“刚性生产链”,细节是可以根据客户需求调整的;小米化改造则是要求打造爆品,产品是由顶尖制造商完成,但价格却必须要足够亲民。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保证质量就要找到优质的供应商,这是毕胜迈出的第一步,他给供应商定了几个门槛:必须是全球顶级制造商,必须拥有自己的柔性制造链(每一家制造商的改造成本至少在5000万元以上),必须接受必要的定价体系(在制造成本的基础上加价不超过20元),必须与全球顶级的设计机构合作。

本来以为最难搞定的制造商反而是进展最顺利的部分,毕胜认为这是因为抓住了他们的痛点:库存。“即便他们在天猫上开个店,多一个出货渠道,但还是无法解决电商中库存这个大问题”,库存问题不解决,电商赚到的钱就会大大折扣。

按照像小米那样单品打造高性价比爆款的思路,毕胜分别谈妥了Burberry、Prada、UnderArmour、耐克、依视路及卡地亚中国的供应商,推出女鞋、运动鞋、眼镜等多个品类。

搞定大的制造商之后,毕胜就要保证产品价格,在必要商城,他喊出了“把PRADA品质的女鞋做到299元”、“把NIKE品质的运动装备做到239元”、“把3000元的眼镜做到199元”的口号。

目前,必要商城的盈利模式为收取平台扣点,以赚取佣金。“商品制造商则在每件商品的成本价上加10~20元钱作为售价,这样在保证每位顾客享受超高性价比的同时,商家可以确保来一单挣一单,每单有10~20元的恒定利润,并且没有库存。”毕胜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

外界也一直质疑必要的商业模式。大到C2M的模式能做多大的生意?如何帮助制造业降低成本?小到如何快速增加SKU?由于所有产品涉及到定制化,等待时间还有没有缩短的空间?用户如何退换货等等?

这些也都是让毕胜头疼的问题,要知道,必要商城现在只有七个品类,用户可以选择的不同配置也非常有限,不少电商平台都看上了定制化这个领域,这意味着必要商城还要跑得更快一些,在其他电商平台追赶上自己之前把这些问题解决掉。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