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0峰会现场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场景造物-非常在线

A10峰会现场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场景造物

当我们谈场景的时候,我们谈乌镇的时候,更多的是朋友圈的乌镇。谈互联网的时候,我们谈的是基于今天的一种信息流,今天的物流、今天的人流所形成的。当我们谈论哈利波特的时候我关注的是他发表了什么观点,文本不再以信息链接到达的本身,而更加在于深层次的交互,或者用一个年轻人比较喜欢说的一个词,叫同仁化。当我在更新和分享于扬演讲的时候,我更在意的是我的朋友圈的更新得到了什么样的点赞、评论和分享。这种点赞、评论和分享又以什么样的裂变方式在被转发。

我们谈论产品是谈论什么?是谈虚拟现实,无人驾驶,或者具像的时间、空间和关系?毫无疑问,今天看到所有的百货业都是哀鸿遍野。但是社区的便利店变了吗?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社区便利店和电商的增速惊人,无论是7-11、好邻居等等。为什么它们今天重新恢复了勃勃生机?有人说因为它离我们最近它代表的是最后的一公里。大家更多的时候,也有人说基于今天说的企业新能源、大数据,我们发现7-11本身就已经成为了流量的节点。换句话说,我们看到爱鲜峰,我们看到各种社区的O2O乃至京东等等,为什么在农村开始刷墙。我们看到无论E袋洗等等无数的上门服务,难道仅仅一句O2O就可以覆盖吗?我们更加愿意称之为这种基于互联技术,基于数据能力所形成的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的重构,其实隐含了这个时代消费精神的表达和创业机会的缝隙。

所以我们谈论场景造物,之所以能够成为互联网的一种连接逻辑,其实是由于今天人获取的定义已经被颠覆了。我们知道一千万,所谓的客户、所谓的用户,也不如KK所说的一千个铁杆用户。人原来在今天的确已经社群化的生存。

我们知道,产品毫无疑问在它成为极致单品的时候,更多的时候代表的是未完成,它代表的是我们具备下沉的资格。而这一切并不代表以功能诉求为导向的产品的设计和研发,成为我们的一种归列,而更多让我们认识到产品后面有三个字:形社群。产品成为入口级的,就是基于用户关系,塑造的一种单品腾空,容量能力和入口能力。

所以什么是渠道?什么是平台?难道在天猫开旗舰店,就意味着我的出版吗?难道我有微信商城,就意味着我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吗?更多时候与其说是PPT里所提到的新产品,不如说它代表了场景流,它代表了我们在这里分享的时候。我对于扬,一句话,感同身受的共鸣和共振,影响我的一种人格背书的推荐,让更多的人要去主动的搜索于扬。主动的搜索互联网+前世今生。这个时候我们分发的渠道变了,我们平台的逻辑变了,它可以成为知乎、可以成为豆瓣、可以成为百度、可以成为微博,可以成为所有人在触手可及的一种信息资讯和我们状态更新的触点逻辑。从这个意义上平台的内涵和外延都被极大的拓展,又被极大的浓缩。浓缩成了一种人格,浓缩成一种信任,浓缩于人格倍受达人分享和信任推荐。而这种信任推荐,至于我们每个人都恰恰意味着是一种新的场景,都意味着场景本身无往不在之中。所以人获产的关系在这个时候不是具像的互联网形象,不是一个技术平台赋予的红利,更多的时候是我们能够形成用户关系,能够形成用户经营,用户运营的能力范式。有没有得其所哉?

所以我们说互联网时代的连接逻辑,为什么它变了呢?第一个逻辑,基于产品的IP正在重塑商业时代。我知道很多人对IP不以为然,这个在翻娱乐领域已经极度粗鄙化的一个词。但是今天我们已经被IP化塑造,我们正处在IP化生存的一种较劲。为什么在日本有无数的人在Super me这样一个风靡全球的街头潮牌,在淘宝搜索会发现它是几倍乃至十倍的溢价。动辄一件衣服都会两万元,三万元。即便如此,恕我冒昧,在座的可能没有听过这个潮牌。因为我们都基于自己的朋友圈,都基于自己的O2O,形成我们自身的一种格局。我们已经被格式化。我们的IP化根本就不是我们看到的,说这是一个传统影视的动漫,娱乐,手游,大电影,甚至也不是我们BAT,群雄并起的网络文学,甚至《古剑奇潭》是电视剧还是游戏?变了!但是我们知道,今天所有的企业都是媒体产业,所有的企业都是内容产业,所有的企业都是互联网金融产业,所有的企业都成为了内容的平台,因为所有的企业本身都是一个超级IP。

理解这层逻辑,我们仔细去思考,互联网的边界是不是为这种场景流深度拓展的呢?我们看到罗列的阅文、光线等等,这不是我们事无巨细,这恰恰代表了冰山一角。2015年的9月,著名的一个IP,我们称之为攻克机动队,日本的一个动漫作品。他们发布了一个大电影,他们基本每两年会发布一个大电影。这个大电影是VR版的。它其实是是在向全世界昭示,VR的时代,会与我们匪夷所思的加速度沉浸和深入到我们能想到的所有内容的边界。

昨天下午有一个著名的媒体人问我,我也要开始做新媒体创业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说,微信公众号的红利已过,视频基于PCC扶持的红利已过,你希望基于微信公众平台和视频网站形成的壁垒和用户的获取,我感觉路漫漫其修远兮。他说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说你的第一个媒体形态,你选择VR首发。他说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说不还是有美拍吗,不有秒拍吗,不有小咖秀吗?难道这仅仅是一个我们年轻人喜欢的朋友圈去分享的一种短视频吗?No,它代表了碎片化传播生态里面,今天的生活方式和手指的触摸最大的归宿。我说如果我说你,微信公众号会继续作为承接平台,但是我会选择VR加音频,加短视频。喜马拉雅今天注册用户2亿了,但是流量价值远远没有开掘。据我所知,秦朔朋友圈能爆涨,除了他个人美誉度之外,与喜马拉雅还是很有关系。

音频意味着什么呢?难道音频不是更加人格化的伴随吗。然后音频不是一个洼地吗?难道音频不应该成为理解新的流量逻辑的典型的入口能力吗?我想举刚才很小的例子,是想告诉我们,我们的视野如何在极大的拓展中去理解什么是红利,什么是窗口?所谓的等风来,并不是静止,而是我们主动理解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我们去更加加速度拥抱这个时代的技术的迭代和革新。

刚才于总讲无人驾驶,讲人工智能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情,如果我在3-5年里面,他们的这种局部的优化和创新,都会直接改变我们基于人车的通信,都会改变我们导航的习惯,为什么社会化导航在欧美大行其道,就像Google的,它会改变我们基于智能家居的理解,它们会改变我们对于信息发布和内容生产的一种逻辑。我们自傲和自认为这种精英式的设定,它会在一夜之间被轻易的侵蚀、消解和融解。这并不是说腾讯和新华社在做类似的尝试,而是更多的基于大数据所形成的一种深度的学习,基于大数据所形成的建模,挖掘和数据产品输出的能力,它必然是全方位的形成一种新的撮合和优化。所以这才是共享经济,这才是Uber、Airbnb。当它们同时基于美事分享的时候,你会认为这是两个产品的本来就在这里。没错儿!因为用户的经营,因为数据的挖掘,所形成的基于消费逻辑、消费形态、消费精神和消费方式的反向的定义,它们是从不同的入口,它们当然避免一战。我们知道互联网边界极大的拓展了,以后慎用O2O,哪有什么O2O?我们开篇所提到的7-11,这样一种社区的便利店和零售店,它被扫码技术赋能,它被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整合里针锋相对的会形成一种新的用户的形态和教育。我们要考虑和考量的恰恰在于我们能不能形成新的一种物质,新的物种。这个新的物质和新的物种,比如说就像《魔术》的大电影,这个拍的好吗?这让我们心潮澎湃吗?不重要,重要的在于2016年的夏天,十年前我们的小伙伴,我们应该共同致青春,致我们的回忆。仪式感当然不是我们说的《魔术》大电影。仪式感告诉我们今天所有的新物种都有理由被这样一种人格化的伴随所重新的去定义。这种定义的方式基本可以涵盖我们所能想到的这种红海的方方面面,正在成为一种蓝海的机会。

当我们看到一个家庭的父母说,对不起我明天去英国,因为女儿高中毕业了。当我们说儿子在美国的大学要毕业的时候,是不是发现大学毕业和高中毕业跟我们原来想象的不一样了?我们是不是认为今天互联网的家装是一个耐用品?当我们早上与宝宝很难得15分钟早餐沟通的时候,这15分钟我们墙上到底应该是什么呢?我们应该投影什么样的《小王子》或者《冰雪奇缘》的画面呢?它甚至告诉我们,专心已经不是耐用品了,它是快速消费品。微信和支付宝为什么在日韩打的不亦乐乎呢?乃至于在韩国的民众你可以看到,支付宝都在做墙体的广告。难道是因为他们的地推基于高净值的消费人群吗?可能恰恰相反,是因为即便今天群组,我们北漂,出国行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器官,和重要的不可阉割的生活方式,它不是耐用品,它已经成为了快速消费品,它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场景。

我们对生活品质的理解变了,我们对于生活方式本身的定义的模式变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当然意识到我们的产品从一开始就是被参与,就是被众筹,众筹从来不是简单的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前段时间我跟京东的团队谈到,我说众筹意味着新生活主张和新文化运动的时候,我们必须意识到,众筹根本就不是说要不要这拨资金,更不是简单的要不要获取现实用户,根本不是说是不是一次品牌的传播,它本身代表了我们产品在这个时代的一种生存的法则。这是我们看到的《火影救援》从一开始就是众筹形式,包括我们看到的《冰与火之歌》,作者自己都在说,我在无限倾听剧迷和粉丝们在脸书所提出的可能性的结局,而不是简单的说凡人皆有一死。

这种逻辑的变化告诉我们,今天所有的产品,今天所有的新物种和新物质本身,这种温度感毋庸置疑。但是有这种温度感我们突然发现为什么是优衣库的限量级?在我们感受到这种温度感的时候是对今天所有的新物质、新物种,无论它是互联网金融产品,还是P2P,而是这种温度感如何被用户所感知,然后它再形成的信用能力。

我说流行即流量。在今天所有的物种,所有的物质,所有的产品,所有的商业模式,更多的时候并不是意味着基于123流量的购买,而是我们能不能成为《芈月传》,我们能不能成为匹诺曹,我们能不能成为《来自星星的你》,它就是流量。有人说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是不是要破币。今天所有的法则都是用户体验,机遇体验的评价法则虚拟和现实本来一图,二次元、三次元从来一体。

我们为此做了什么?时间关系,我想我更多的分享核心,并不是在告诉我们场景是如何的重要,而更多想表达,在今天场景造物已经成为了我们创造新商业模式的一种缝隙的能力,已经成为了我们产品设计研发的标准的可能性,已经成为了我们今天基于用户经营在移动互联时代所形成的一种连接能力。我们刚才谈到信息和文本在这个时代并不是获取和到达,而是连接和交互。我们基于爱奇艺可以首发。我们基于滴滴也可以首发红米。滴滴、爱奇艺,Uber它们意味着什么呢?它们是电商平台,是轿车应用,还是视频网站?B站是什么呢?知乎是什么呢?能够逆势携程和去哪儿的并不是所谓的途牛,驴妈妈,同城,是什么?是知乎的大V,是类似于罗辑思维,凯叔讲故事,类似于严肃八卦,类似于我们能想到的一种不以轻易忽略的公众号和魅力人格体,意味他们可以输出更加富有人格背书能力的,经得起达人的检验和信任推荐,分享的一种产品解决方案。因为它意味着是更加为我们所感知的场景解决方案。当我们解决了这样一种痛点,毫无疑问尖叫点、引爆点不期而至。希望每个以数据作为资源的从业者能够获得一个关键词的启发。谢谢各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常在线 » A10峰会现场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场景造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