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借钱鸡娃”遇上“躺平”一族,谁还关心在线教育死活?

“十个在线教育公司,九个在亏损。”

行业进入疯狂的烧钱行为下,不好过的不止是在线教育企业们,还有家长、学生、房东、投资方以及广告商们。

儿童节当天,市场监管部门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开出3650万元罚单下,在线教育行业内的“惊雷”又敲响了。然而监管加严也意味着烧钱大战将消停,行业即将进入整顿期,一次重新出发的机会到来。

那么,在线教育企业们该如何渡过最强监管岁月呢?在线教育要渡劫,谁又会关心它的死活呢?

在线教育“遭殃”

去年,因为疫情停课不停学的号召,在线教育迎来发展契机一路高歌猛进。行业融资总额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267%,是前四年的总和。

据《2020年中国家庭教育现状调查》显示,近七成孩子参与线上课外辅导班,其中大部分报班孩子每天在线上课的时间超过了3小时。可见,家长为孩子报课外辅导部,线上教育已成为他们的首选。

但如今在线教育遇冷,家长们的“鸡娃”焦虑又该何去何从?已报过线上班的家长们,看着续课价格费用上涨又该不该续费呢?

儿子读五年级的鹏鹏妈向《松果财经》透露,她已经给鹏鹏报了2门线下辅导班,3门线上课程班,算作一位资深“鸡娃”。

她表示:“自己有一个会员名额,现在不缴费怕会浪费名额,缴费又怕续课费涨价。之前报的一门线上兴趣英语班,价格比之前涨了近0.5倍,续费嫌贵不续费孩子又喜欢,新报课程班不清楚质量好不好。”

续费还是报其他线上班已是鹏鹏妈苦恼的难题,若在线教育遭殃,鹏鹏妈可能会更焦急。

其次是,就职老师、员工及销售人员。

近期,多家媒体报道称,高途课堂董事长陈向东在万人内部会上宣布关停小早启蒙,裁员30%;另一家在线教育公司VIPKID裁员比例高达50%;学霸君则已破产倒闭……

监管加严下行业势必将加速洗牌,企业的裁员、倒闭现象将变得更频繁。那么,员工、老师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一位大学即将毕业生小秋向《松果财经》透露,“曾向一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递交简历,面试录取了6月就职,薪资也很不错。但前两天接到电话说12月才能就职,或者直接与之解聘。”

他还透露:“之前因为高薪觉得公司可靠才推了别的Offer,现在完成毕业论文及设计根本没办法重新找工作。”

可见,在当前市场风向下,不单在线教育企业的正式员工有面临解聘风险,面试合格生也同样。

再者,资本方。

去年在线教育风口正酣期间,不少头部企业拿下多轮融资。据网经社统计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在线教育领域投融资数量共111起,高达 539.3 亿元;最大的10笔融资总额约440 亿元,占全部融资的八成以上。

另外,去年国家颁布的《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提出了由教育部牵头负责大力发展融合化在线教育,即指评测学自适应学习中心采用的“线上+线下”的教育模式。

可见,线上教育是教育业未来发展的重要形态。对于行业现在处于整顿期间,大家该明哲保身呢?

首先,不往“枪口”撞停止烧钱行为肯定是第一点。但行业毕竟是靠营销来获取客源的,现在不烧钱了但也不意味着不去招生、引客了,可以转向低成本的本地化进行获客。

目前高途课堂、猿辅导等在线教育企业陆续上线了本地网课,实现本地化招生。猿辅导人士表示称,“本地化网课将提供与本地学情匹配度更高的课程体验和服务。在获客方面,猿辅导会结合新的增长渠道打造适配的转化产品,探索新玩法。”

归结在线教育行业的获客渠道,主要是靠字节系、腾讯系等线上流量得来了。大家也知道,在当今红海竞争市场下,线上获客难且流量费贵是行业痛点的。所以将目光转向更低价的本地化获客,或能缓解财务压力以及短期的客流问题。

但笔者认为,这治标不治本。大家若只是将目光转向更低价的获客渠道上去,行业因为烧钱大战暴露出的虚编师资、诱导贷款、内容注水等问题得不到解决,学生、家长们对行业还是会产生质疑任。

所以,本质上还是要提升课程质量,严控产品关。对于严监管,小企业们或该思考是不是转型做其他产业,头部企业们则要更稳扎课程质量而不是想着市场份额,因为只有课程才是赢得家长、学生们的重新信赖的“门票”。

只有这样,教学质量回归正常、服务回顾正常下,家长们才信赖、学生们安心,行业才能回归理性,这才能赢得监管、资本方的重新信赖。

所以总的讲,在线教育渡劫,渡的是“烧钱”的劫难,过的是课程“质量”关卡。

本文作者:叶小安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
阅读更多

得物困于潮流

到现在乔先生回忆起大学时候和同学的炒鞋经历,那句“涨价了我就卖,不涨价我就自己穿。”似乎还回荡在耳边。当时因为喜欢潮牌,动辄上千…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