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抢跑千亿级赛道,奈雪的茶能否为新式茶饮开辟资本新路径?

不得不说,茶饮是门好生意。

纵观目前的赛道上,已经挤满了喜茶、奈雪的茶、茶颜悦色、蜜雪冰城等玩家,也很快撑起了茶饮赛道的一片天。

这其中,奈雪的茶、喜茶、蜜雪冰城今年相继传出了IPO消息。

已递交招股书的奈雪更是消息不断,5月两传通过上市聆讯消息;步入6月,又传出了上市最新动态。消息称,奈雪的茶计划周四在港上市获批,募资额约5亿美元。若获批,预计在下周开始路演。

对于这一传闻,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复,有进一步进展会及时同步,还请以公司公告为准。虽说未作出正面回复,但奈雪的茶离赴港敲钟的时间或已不再遥远。

目前,奈雪的茶估值已接近130亿元,创始人也曾表态上市并非缺钱。那么,其IPO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心思?在“兵戎相见”的千亿茶饮市场中,奈雪的茶又该如何“过招”?

定位高端市场,与喜茶“短兵相接”

火锅与奶茶相撞,在Z时代擦出的就是一片星辰大海。

继实现“水果自由”之后,实现“奶茶自由”又成为了一众佛系青年的人生目标,足可见,年轻一代对奶茶的喜爱程度。根据《2020新式茶饮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奶茶消费者突破3.4亿人次,奶茶门店达到48万家。2020年超40亿元资金投入奶茶赛道,2021年市场规模将超过1000亿元。

图源:《2020新式茶饮白皮书》

不断增长的市场,正孕育着赛道内的大小玩家。奈雪成立于2015年,定位高端市场。

由于自身定位的差异化,短短几年就成为了高端市场仅次于喜茶的第二大玩家。根据招股书介绍,奈雪2018年净增11家店,2019年净增172家,截至2020年9月,已在全国61个城市开设420间门店,会员接近3000万,成为了年轻人的潮流标志。

而新茶饮高端市场的头号玩家喜茶,虽在资本没有大动作,但发展上也是有条不紊,去年完成C+轮融资后估值已超160亿元,多次被传上市,截至去年年底门店约700家,今年5月其旗下子品牌喜小茶创立一年,已在广东6大城市开出22家店,全年卖出饮品超280万杯。

作为赛道内的头部玩家,二者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暗地里掐架、较劲也俨然成了常态。2020年上半年,喜茶推出“生打椰椰”、“玫珑茫茫”,奈雪拿出“霸气好椰”、“霸气芝士绿宝石瓜”进行回应。2018年、2019年、2020年奈雪相继开出“奈雪の礼物”、“奈雪梦工厂”、“奈雪酒屋”、“奈雪PRO”等主题店,2020年喜茶也同样推出气泡水、爆米花、饼干等快消品开展多元化线路。

以此来看,新茶饮两大高端玩家,为抢占市场各出奇招,此时筹备上市的奈雪抢先喜茶进入资本,不得不让人猜测或又是玩家从幕后到台前的过招。

独辟“茶+软欧包”模式,亏损仍是不争的事实

茶饮市场一直不缺少玩家,缺的只是与众不同的玩法。

独辟蹊径,为迎合高端商务人士要求,奈雪的茶创新了一套“茶+软欧包”的商业模式,相较于传统茶饮,在注重口感、品类的同时,更注重顾客的体验。

事实证明,一套差异的打法为奈雪获取了不错的成绩。根据招股书显示,奈雪的茶在过去的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九个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10.87亿、25.02亿和 21.15亿人民币,已占据奶茶界第一股香飘飘营收的三分之二。

高端市场激起的水花,令众投资者看到了这匹黑马。招股书数据,2017年到2020年三年间,奈雪共完成了五轮近13亿元融资,截至目前估值已接近130亿元,投行包括天图资本、深创投、PAG太盟投资集团和云锋基金,其中天图资本投资过周黑鸭、小红书、中国飞鹤等知名企业。

而融资表现不错之外,各大机构对其IPO关注度及认购意愿都比较高,有香港本地券商表示,年初就从各个渠道联系奈雪,希望尽早确认一些基石或锚定的份额。

不过处在一线的奈雪,虽表面风光,但并不赚钱也是不争的事实。招股书来看,奈雪的茶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九个月的净亏损分别为6972.9万、3968.0万和 2751.3万人民币,累计亏损1.31亿元。

千亿级超级赛道加持,资本对茶饮企业情有独钟,本着差异化的打法,客单价最高的奈雪虽赢了名,但却并未得利,接下来的故事又该如何去讲或是奈雪思考的方向。

玩家纷纷掀起“上市潮”,新式茶饮的下半场之战该如何打?

资本偏爱之下,各玩家纷纷掀起“上市潮”,腾讯、红衫资本领投的喜茶今年2月爆出赴港IPO的消息,下沉市场的头部玩家蜜雪冰城今年1月完成20亿元首轮融资,估值达200亿元人民币,计划A股上市,上市筹备已在最后阶段,预计年内完成上市流程。

此外,阿里入股茶颜悦色,元气森林今年3月获战略融资、植物标签4月天使轮等等,新式茶饮融资火热,截至目前,2021年这一赛道已发生近十余起融资事件,总额超8亿人民币。

以此来看,市场红海之下,资本趋之若鹜,各玩家逐利其中。

但从上市情况来看,今年唯独只有奈雪的茶提交了招股书,正式开启上市之路,拟抢占先机进入资本。

就目前的茶饮市场来看,竞争激烈是即存的事实,老玩家比拼,新玩家入局。去年10月,首家娃哈哈奶茶直营店在广州正式开业。今年1月,火锅界扛把子海底捞首家奶茶店开张,主打DIY自制。

为制造生机,各玩家更是在联名上做起了文章,以期许“1+1>2”的传播效果,而在营销上以疯狂联名著称的要数喜茶,2017年到2021年,与小黄鸭、爱奇艺、美宝莲、QQ音乐、阿迪达斯等几十家企业合作,但最近的一次与清洁品牌威猛先生的油柑联名却翻了车,大量网友表示“不太敢喝”。

此外,奈雪的茶联名旺仔推出旺仔口味奶茶,koi(可宜)奶茶联名可口可乐,推出可宜可乐系列奶茶。以此来看,比拼之下花式竞争频出。

而在行业“内卷”之下,互相触探,试水对方领地,以图获取更大的商业板块,成了头部玩家更大的游戏乐趣,喜茶去年推出喜小茶,进军下沉市场,截至今年4月初,已在深圳、广州、东莞、中山等6座城市落地22家店。奈雪的茶截至2020年9月已在二线城市开设98间门店。

下沉市场的顶流蜜雪冰城也曾在上海、深圳布局研发中心,并打造新的品牌“蜜雪MIXUE”,进军高端市场。

由此来看,随着市场进入成熟期,玩家之间的战役还远远没有结束,但除竞争问题之外,各玩家或更需关注食品问题。

从新式茶饮用户群体来看,《2020年新式茶饮白皮书》用户调研数据显示,90后与00后占新式茶饮主流消费人群近七成;90后与00后每月在茶饮上的支出在400元以上的占比达到27%,200-400元的占比31%。

作为Z世代群体,在关心口感服务体验之外,也更关心食品安全。据锌财经消息,2020年6月,南京“夏日冷饮”专项检测启动,抽检发现喜茶食用冰、现制饮料均检出微生物。蓝鲸财经获悉,蜜雪冰城今年5月因食品安全问题,郑州35家门店被责令整改。

由此来看,如今的新式茶饮赛道自带光环,但赛道上的玩家在寻求更多经济增量的同时,要注重的依然是茶饮产品的本身。

总的来说,奈雪的茶凭借着差异化的打法在茶饮市场上开辟了一席之地,但在IPO道路上跑得最快的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后续,奈雪的茶能否打破市场对其的质疑,等到真正敲钟之时投资者们的态度或可给出答案。

文章来源:IPO捕手,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你可能也喜欢
阅读更多

得物困于潮流

到现在乔先生回忆起大学时候和同学的炒鞋经历,那句“涨价了我就卖,不涨价我就自己穿。”似乎还回荡在耳边。当时因为喜欢潮牌,动辄上千…
阅读更多